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再见隐婚江慕丞的小说免费

再见隐婚江慕丞的小说免费

江慕丞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刚做完化疗的样子,被人发到网上,配文:贱女人得癌症了,哈哈哈。不到十分钟,明星前夫给我打电话,我挂断了。当晚,他双眼通红地站在我床边,「林倾,你没病,对吗?」我笑笑,「癌症晚期,要死了。」

主角:江慕丞林倾   更新:2022-11-14 20: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慕丞林倾的其他类型小说《再见隐婚江慕丞的小说免费》,由网络作家“江慕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刚做完化疗的样子,被人发到网上,配文:贱女人得癌症了,哈哈哈。不到十分钟,明星前夫给我打电话,我挂断了。当晚,他双眼通红地站在我床边,「林倾,你没病,对吗?」我笑笑,「癌症晚期,要死了。」

《再见隐婚江慕丞的小说免费》精彩片段

我刚做完化疗的样子,被人发到网上,配文:贱女人得癌症了,哈哈哈。


不到十分钟,明星前夫给我打电话,我挂断了。


当晚,他双眼通红地站在我床边,「林倾,你没病,对吗?」


我笑笑,「癌症晚期,要死了。」


我老公是当红流量,江慕丞。


隐婚 8 年,我陪着他从龙套一步步到万众瞩目,从青涩少年变成在媒体面前游刃有余的男人。


我问他什么时候官宣。


他总说,再等等,等不受资本控制。


我信了。


结果公开没等到,只等到他一个个绯闻女友。


他从刚开始的耐心解释,变成烦躁,「不就是牵牵手、眼神暧昧一下,又没什么实质进展。」


「那是公司安排的,我怎么会知道她半夜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情人节给她送个礼物怎么了?你不要无理取闹好吗?」


…………


记得前年,他因为看到我同事给我杯热奶茶,气得三天没和我讲话。


即使我根本没要,他也不听。


现在轮到他自己,牵牵手、眼神暧昧,就都是小事了?


他有没有为我着想过?


这回是谁来着?


啊,想起来了,那个选秀节目 C 位出道的「千年一遇美少女」——周可可。


全网铺天盖地宣传他们的新剧,外加什么「甜蜜对视」「互动超有爱」。


评论全是:


在一起!在一起!




啊!好配。


俊男美女组合呜呜呜,kswl。


…………


我难道不难过,不吃醋吗?


去年,我们一见面就吵,他撂下句「受不了就离婚」,然后就走了。


那时起,我们开始分居,他住酒店。


可当我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看到「胃癌晚期」四个字时,还是第一时间给江慕丞打电话,想问他怎么办。


毕竟相伴 22 年,5 岁至今,除了爱人,也是亲人,早已融入彼此骨血。


可没想到,电话那头,却传来女生娇呼:「哎呀,轻点。」


紧接着,是声闷笑。


我手机滑落在地上,眨了眨眼。


这笑声,是江慕丞。


他竟然,背叛我了?


那天我疯了,直接找去酒店,疯狂砸门,却看到他下身围着浴巾开门,看到我,皱皱眉,「你怎么来了?」


「谁啊?」


周可可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走到他身后,只裹着浴袍,抱住了他。


「丞哥,这谁啊?」


江慕丞看着我,眼里带着厌烦,「前妻。」


「嘻嘻嘻,那你以前眼光挺差啊。」


「确实。」


他随口答应,然后低头俯视我,「还有事吗?」


我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哭得浑身都在颤抖。


可他只是捏着眉心,淡淡道:「别闹了,离婚吧。」


第二天,江慕丞回来了。


不知刚结束了哪个活动,还穿着西装,直接将一份协议放我眼前,「林倾,好聚好散,别闹太难看。」


我一夜没睡,狠狠将协议摔到他脸上。


他歪歪头,狭长的眼里出现抹戾气,「林倾,别太过分。」


「我过分?和别人睡一张床的是谁啊?江慕丞!」


我笑了,笑得胸口发涩,剧烈咳嗽起来,连喉咙都出现了咸腥的味道,「怎么?你出轨,我还要谢谢你,温柔地欢迎你回家吗?」


江慕丞皱眉,眼里出现不耐,「我们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了,你自己也清楚,不是吗?我会给你钱财补偿,你以后会过得很好的。」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那个陪我度过童年、青春,又在民政局门口发誓要对我好一辈子的男人,和眼前这个满眼嫌弃的男人,真是同一个人吗?


怎么仅仅两年,就面目全非了?


我还记得去年,我只是单纯嗓子不舒服,他都如临大敌,不准我吃冰,桌上时刻给我放着温水,做清热止咳的汤,还催着我去医院。


满心满眼都是我。


而如今,我咳嗽咳得说不出话,他眼里也只有浓浓的烦躁。


我低头擦了下嘴,然后狠狠将血抹到裙子上。


「江慕丞,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冷静看着我,透着些轻视,「公司已经准备好公关了,林倾,闹起来对你没好处。」


我直接顺手拿起身边的花瓶狠狠砸向他,瓶子在他脸边砸开,划破了他侧颜。


「滚!」


他从没见过我这泼妇模样,抿抿唇,「如果你敢在网上乱说话,我就断了孤儿院的赞助。」


我看着他冷漠决绝的模样,嗓音沙哑,「你竟然拿这个威胁我?江慕丞,院长对你难道不好吗?你还有心吗?」


他垂眸,「我说过,我要爬到最高的位置上,林倾,我有多不容易,你不是也知道吗?」


「砰!」


他说完,直接走了,门被狠狠关上。


我跌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起血,胃痛得厉害,满身冷汗。


不会,这就死了吧?


「林倾,我们在一起吧,我想往后余生,都看着你。」


当时刚毕业,江慕丞终于从龙套变成了 N 番配角,攒钱给我买了个钻戒。


那天是初雪。


他穿着黑色长羽绒服,头发微卷,站在昏黄的路灯下,表情有些忐忑。


我知道,他是担心那个富二代学长跟我告白的事。


真可爱。




我伸出手,任他将冰冷的戒指套进我无名指,心却感觉无边温暖。


…………


「咳咳……」


我睁眼,阳光照在地面。


而我穿着黑裙,倒在背光的厨房,白色的大理石地板还沾着干涸的血迹。


狼狈、枯萎、浑身发寒,连爬起来都觉得很痛苦。


这就是,要死了的感觉吗?


我艰难地爬起身,头晕得厉害,在嘴里塞了两颗奶糖。


可紧接着,泛起恶心,明明什么都没吃,却还是不停在吐,感觉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口腔满是苦味。


好难受。


我缓缓坐在地上,抬头,发现家里空荡荡的。


厨房连刀都没有。


原来,我早就一个人了。


抱着过去回忆的,也只有我。


江慕丞早已离开,迈向他所谓的康庄大道。


要报复吗?


可有意义吗?我还能活多久?


也不知又坐了多久,太阳西斜,阳光终于透过窗户落在了我身上,带来一点暖意。


我动了动手指,爬起来,给江慕丞打电话。


「可以离婚,给我五千万,孤儿院每个月的资助翻倍。」


那边沉默了会儿,「林倾,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呵。」


我嗤笑声,眼泪不停在流,语气前所未有地冷静,「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后天,我要在民政局门口看到你,不然,你以后都别想我答应离婚的事。」


说完,我直接挂断电话。


江慕丞来了,戴着口罩、帽子,穿着宽松的衣服。


可即使如此,气质骗不了人,还是有人不停打量他。


毕竟 A 城现在铺天盖地都是他的广告,连公交车站牌上都是他,真烦。


确认钱到账后,我在离婚证签了名。


因为需要确认身份,他不得已摘掉口罩,周围明显有讨论声。




但此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件事会被发到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


从民政局出来后,我们像两个陌生人。


他径直走了,看都没看我就快速上了保姆车,车里,有一双洁白的长腿。


估计是周可可吧。


接着,车门被关上,立刻开走,很轻松地撤离了我的生活。


但明明,他在我生命中留下那么浓墨重彩的痕迹。


我看着开远的车,轻轻念了句:「江慕丞,再也不见。」


然后低头,看向编辑好的消息。


这里有近万字,都是我们的点点滴滴,从五岁我刚到孤儿院时,第一次见面,毕业后,他站在路灯下和我求婚。


9821 个字,就概述了我们整整 22 年间的所有,长度还不如一篇论文。


点击发表前,我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胖乎乎的母亲牵着孩子。


她们说着什么,笑得开心,让我想起孤儿院的院长陈姐。


她也是个胖乎乎、笑起来很温暖的女人,嗓门特别大,却对我们所有孩子视如己出。


因为,她年轻时失去过自己的孩子。


…………


还记得我刚来孤儿院的时候,每天不停地哭,哭得眼睛肿得厉害。


她急得嘴角起泡,天天哄着我,还得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准备三餐、洗衣服、打扫,忙得脚不沾地。


长大后,我问过她,值不值啊。


她却说,她没空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与其被负面情绪影响,不如珍惜美好回忆。


我眨眨眼,手指顿住。


如果发了,那估计媒体、采访,甚至连私生饭都会满世界找我。


可我只能活不到三个月了。


真的要把时间浪费在跟江慕丞纠缠上吗?


我压根,不想再见到他啊。


最后的日子,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感受这个世界,然后安静地离去,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牵扯,然后,最后再去次孤儿院,看看陈姐和小豆丁们,听听陈姐的大嗓门,还有小豆丁们欢快又吵闹的声音。


…………


想到这,我不自觉勾了勾唇角。


温热的情绪缓缓淹没和江慕丞有关的痛苦,还在钝痛,却好像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好了。


我深吸口气,抬头看去。


天很蓝,有白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