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杨崭秋周元安结局

杨崭秋周元安结局

杨崭秋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舀了温水,轻轻地浇在她的身上。皇上是凶猛,却不凶残。「崭秋,你可羡慕我?」「刘贵人福泽深厚,奴婢不敢高攀。」

主角:杨崭秋周元安   更新:2022-11-15 07: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崭秋周元安的其他类型小说《杨崭秋周元安结局》,由网络作家“杨崭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舀了温水,轻轻地浇在她的身上。皇上是凶猛,却不凶残。「崭秋,你可羡慕我?」「刘贵人福泽深厚,奴婢不敢高攀。」

《杨崭秋周元安结局》精彩片段

我舀了温水,轻轻地浇在她的身上。

皇上是凶猛,却不凶残。

「崭秋,你可羡慕我?」

「刘贵人福泽深厚,奴婢不敢高攀。」

我态度恭敬,神色自然,无半分羡慕。

刘轻语盯着我片刻,笑了:「也是,你虽是一个小宫女,心却是高山雪莲,清高圣洁,这凡尘名利,哪能打动你的凡心?」

我当她夸我,道了谢。

也以为,我们俩已经达成了共识。

此后七天,刘贵人隔天便去侍寝,第二日赏赐便送到锦绣宫。

一时间,刘贵人风光无两,整个锦绣宫喜气洋洋。

而我却忧心忡忡。

后宫专宠,乃是大忌,便是宠妃也受不起这样的恩宠,何况一个小小的贵人?

偏偏刘贵人不信邪。

她仰仗圣宠,嚣张跋扈,甚至打了温昭仪身边的侍女。

温昭仪温婉贤淑,并未与她计较。

刘贵人却恃宠而骄,反而咬着温昭仪不放,温昭仪送了她一柄血如意,她才罢休。

我看着那血如意,心情越发沉重。

又过了几日,锦绣宫突然人仰马翻。

我拽了个小宫女问道:「何事慌张?」

「刘贵人得赏的金簪丢了,正在派人搜寻。」

我沉下脸,待小宫女离开后,转身去了正殿。

刘轻语正用她涂了丹寇的手,捏了葡萄送入口中。

见我进来,她递了一串葡萄给我,面上带笑,眼中却透着凉意:「崭秋,来尝尝西域进贡的葡萄,甘甜可口,皇上刚派人送来。」

我行了个礼,神色冷清:「多谢刘贵人赏赐,只是皇上赏赐的东西,刘贵人一人独享便是,免得过后忘了,又说丢了东西。」

我本不贪恋俗物。

那日收下金簪,不过是为了让刘轻语安心。

我以为她是聪明人。

刘轻语把葡萄摔在我身上:「大胆,你竟然敢对本宫不敬。」

「奴婢不敢。」

我跪了下去。

刘轻语不依不饶:「嘴上不敢,还不是胆大包天,行瞒天过海之事。」

瞒天过海之事?

我神色平静,心里未起半分波澜。

侍寝之事,就像蒙住她眼睛的纱,明明屈辱,却是她的保命符。

她不但不敢摘,甚至还要捂紧了。

一旦戳破,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后宫便是如此,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即便明知眼前是毒药,也要含笑咽下去。

刘轻语越嚣张,说明她越恐惧。

可是——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

这时,管事嬷嬷带着几个小宫女进来,手里拿着金簪:「刘贵人,金簪找到了,在崭秋姑娘的屋子里找到的。」

「杨崭秋,本宫平日待你不薄,你竟敢偷盗本宫的御赐金簪?来人,把这个窃贼给本宫拖出去杖毙。」

我无奈地笑了笑。

刘轻语,竟如此蠢笨。

「你笑什么?还有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拖出去。」

我起身,凑到她身边,好言相劝:「刘贵人,慎言。」

刘轻语神色瞬间变得尖锐起来,她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你这个贱人!」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血腥味在我口中蔓延。

我抬头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我来人间一趟,享受过极致的荣华富贵,承受过极度的恐慌绝望,得到过、失去过,最终心平气和,只求这深宫高墙之外那自由自在的空气。

但这巴掌的滋味,我是第一次尝到。

刘轻语慌了,支支吾吾地说道:「是你先对我不敬的,我太生气才打了你。」

我知道她说谎。

她不仅想打我巴掌,还恨不得拆我的骨头喝我的血。

做梦都希望,中秋那晚承欢的人,是她。

我笑了。

「你笑什么?」

「刘贵人,凡事有因果,可惜你不懂。」

「什么意思?」

「你只要明白,我不死,你才能活。「

刘轻语瞬间失去了力气,脸色苍白。

我平静地对宫人们说道:「都下去吧,刘贵人忙忘了,这金簪是她赏赐给我的。」众人看着刘轻语,她最终挥挥手,让那些人退下。

我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这锦绣宫怕是要变了,我要早做打算。

这晚,依然是我陪同刘贵人前去侍寝。

帝王站在寝殿前,负手而立,我站在帝王身后,低眉顺眼。

一阵凉风吹过,帝王捏着我的下巴,逼我抬头。

数步之外,几个太监抬着沐浴后的刘贵人进了偏殿,后面跟了七个带刀侍卫。

我眼中的震惊,一闪而过。

「怕了?看到了什么?」

帝王清冷威严的声音,足以传到偏殿中,也足够刘轻语听清楚。

「奴婢什么也没看到。」

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掌心里却捏满了冷汗。

伴君如伴虎。

回到主殿,帝王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有些蠢货,不得好死。」

我生生打了个寒颤。

「罢了,睡吧。」

他似是叹了口气,见我不动,索性拉着我躺下。

难得轻松一次,我本该珍惜机会早些休息,可我躺在龙榻上,却始终难以入眠。

已过寅时,偏殿中刘轻语压抑的哭泣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怕是性命堪忧。

我微微侧头,帝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少了素日的威严冷漠,平添了几分柔和,倒也风流倜傥。

我忍不住叹口气,轻轻翻了个身。



下一刻,一只胳膊突然横了过来。

「原来不侍寝,你竟然失望得睡不着?如此,朕圆了你的心思便是。」

「我——」

「说,你喜欢朕。」

我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变了:「我喜欢——陛下。「

尽管我说得颇为不情愿,但帝王却很开心。

「这可是你亲口说的,记住你的话。」

我捏紧了拳头,为我违心的话,默默地承受后果。

我气得想捶死压着我的无耻之徒,可是以卵击石的事情我不会做。

我又不傻。

第二日,帝王心情颇好,神清气爽地去上朝。

临走前,捏着我的后脖子提醒:「别忘了你昨晚说的话。」

我睡意正浓,被扰了清梦甚是不爽,气得拍他的手:「知道了,小阿衡,别烦我。」

周围气氛瞬变,两道灼热的视线落在我身上。

我瞬间清醒,一下爬起来跪在地上:「皇上恕罪。」

落在我身上的热度逐渐散去,帝王威严幽冷的声音响起。

」想吃甜糕让大监去传,这点小事,无需跟朕说。「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默默地穿好衣服。

万幸,是我做了个梦。

此后,刘贵人圣宠越盛,而她脸上的面纱,从未摘掉过。

没多久,刘贵人变得异常暴躁。

侍寝回来便把自己泡在浴桶中,一遍遍地清洗。

看着抬到锦绣宫的赏赐,她的眼中不再是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整个锦绣宫,人人自危。

刘轻语每每看着我,眼神总是变了又变。

时而忧虑,时而愤恨,时而迫切,时而哀求。

可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尚且自身难保。

大监来宣旨时候,刘贵人晃了晃,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还不到一月时间,刘贵人消瘦了一圈,眼窝都陷了下去。

我捏了捏指尖,终究是抬手扶了她,起身后悄悄塞了一块无事牌给大监:「大监,刘贵人身体抱恙,侍寝之事,能否暂缓?」

大监虽然是太监,却是帝王身边的红人,他的话,多少有些分量。

「姑娘,这事,老奴做不得主。」

大监朝我行了个礼,将无事牌还给我,转身离去。



我看着手里的无事牌,转身递给了刘贵人。

无事牌,根本敌不过圣意难违。

刘贵人又将无事牌塞回我手里,近乎哀求:「崭秋,救救我,你说过你活着我就能活着,我再不找你麻烦,这些赏赐都给你。」

我捏着无事牌,指尖发白。

「刘贵人莫说胡话,当心隔墙有耳。」

晚些时候,刘贵人高烧不退、陷入昏迷,太医开了药离开。

夜幕降临时,宣旨的大监没来,只遣了小太监带了棵百年人参过来,让刘贵人好生歇息,待身体康愈,再承圣恩。

刘贵人不去侍寝,我也难得清闲。

晚间,我躺在池塘边的石头上,看着天空半圆的明月。

深秋时节,风透着三分寒意。

却比不上,我心之寒。

再过八个月,我就可以出宫了,不知深宫之外,月亮是不是也这样圆?

可我真的能离开这深宫高墙吗?

我拎着桃花酿,一口一口地喝着,不觉间,我竟有些醉了,望着高墙之外,痴迷地呢喃。

「我能离开的,哪怕是死,我也要离开。」

突然,一道凉薄威严的声音响起。

「你倒是有闲情逸致。」

醉意来袭,我胆子也大了,盯着他许久,才想着起身跪拜,然而脚步却有些虚浮,险些跌在地上。

帝王骨节分明的手,及时拉住了我,将我拥入怀中。

「心无敬意,何必弄这些虚假的做派?」

我跪不下去,却依然为自己辩解:「陛下慎言,奴婢从未藐视过皇权,那可是死罪!我一个小小宫女,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帝王说道:「看来还没醉!」

我沉默不语。

只盼着帝王早些离开。

可他却躺在了我方才躺着的地方,抢了我的桃花酿,直接对着瓶子喝了一口。

「桃花酿,味道不错。」

我来不及阻止,说话的声音里,不自觉地透出几分气性。

「自是不错。」这可是我珍藏了十年的佳酿。

他一个帝王,拥有无数美酒,偏偏抢我这一口酒。

「生气了?」他看着我。

月光皎皎,映出他那双好看的星眸,透出几分温柔缱绻。

就像曾经那个温柔帝王,望着他最宠爱的妃子。

我连忙摇摇头,将那个想法甩出脑海。

一定是我喝多了,醉眼蒙眬,看错了。

「还是这般小气,明天来这里,朕赔你十瓶便是。」

我觉得我真的醉了,因为我看到帝王竟然笑了。

那个生性凉薄,即便看着无数人死在面前,即便弑兄弑父,都不会眨眼的周元安,竟然笑了。

」醉了,真醉了!「

我抢回我的桃花酿,刚要踉踉跄跄地离开,就落入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陪朕赏月,朕陪你饮酒。」

月光皎皎,我看着尽在咫尺的英俊面庞,忍不住笑起来。

我想到了我的愿望,离开这座后宫,嫁个凡人,平安度日。



若那人是他,倒是欢喜。

但我知道,一切不过是我的妄念。

在男人心里,再深沉宠爱,也敌不过九五至尊的权力。

「想什么?」

帝王突然凑到我面前,我急忙往后躲,却忘了坐在石头上,以为要摔下去的时候,一只手捞住了我。

「多谢陛下。」

「说再多的谢,也不如来点实际的行动。」

我脸色涨红,气的。

堂堂九五至尊,要什么没有?偏偏为难我一个小宫女。

「陛下莫开玩笑,奴婢一个小宫女,也只有贱命一条,哪有实际地报答陛下?」

「朕要你的命作甚?」

我松了口气。

「不过你这这个人,倒是又香又软。」

「……」登徒子。

「模样也娇俏。」

「……」流氓。

我脸颊越发涨红,索性闭上眼睛。

我醉了。

帝王沉默片刻,突然道:「给朕生一个孩子吧。」

我睫毛猛地颤了颤,侧过身去,装作没听到。

心里却翻江倒海。

周元安登基近十载,虽然后位空悬,但后宫妃嫔不下百人,却至今无嗣。

他却让我生孩子?凭什么?

「生下朕的子嗣,朕可封你为后,你不心动?」

我不心动,我心如止水。

周围温度骤降,寒意逼人,我假装醉酒睡着,不为所动。

「杨崭秋?」

周元安磨牙,将我转过身来,强迫我睁开眼睛。

「你还真是清心寡欲。」

帝王原本就冷硬的五官,蒙上了一层寒霜,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里,暗光涌动。

君心似海,我的生死不过在他一念之间。

可让我一直困于这里,我宁死。

我扯了扯他的衣角,泪光闪烁。

「陛下误会了, 若能为陛下诞下子嗣,奴婢自然求之不得!只是奴婢年少时曾于寒冬落水,落下病根,大夫诊断,子嗣困难,或终生无嗣。」

帝王望着我,眸子闪烁。

「朕命太医为你诊断。」

「多谢陛下。」

我顺从地应下,因为我拒绝不了。

翌日,太医院便来了三位御医,替刘贵人瞧身体。

薛太医走到我面前:「刘贵人身份尊贵,姑娘随我来,我有些事项交代,好照顾刘贵人。」

交代事项是假,想给我诊脉是真。

「有劳薛太医。」

我行了礼,带着薛太医去了偏殿,薛太医把脉十分认真,许久之后,摇了摇头。

我起身行礼,递给薛太医一块拇指大小的金牌:「劳烦薛太医。」

薛太医收了金牌,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姑娘放心,老夫自当尽心竭力,为姑娘调理身体。」

这时,另外两个太医神色慌张地走来。

「薛太医,刘贵人有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