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医仙无所不能

医仙无所不能

陆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生在身患绝症之后,一直在逃避现实。他是一个上门赘婿,在家中本来就没什么地位,如今为了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就在苏生举棋不定之时,妻子做出了放弃治疗的决定!一边是即将消逝的生命,一边是感情的背叛,苏生绝望了。就在此时,失意青年得到了医仙传承,命运自此被改变……

主角:苏生,南宫明月   更新:2022-07-16 00: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生,南宫明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仙无所不能》,由网络作家“陆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生在身患绝症之后,一直在逃避现实。他是一个上门赘婿,在家中本来就没什么地位,如今为了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就在苏生举棋不定之时,妻子做出了放弃治疗的决定!一边是即将消逝的生命,一边是感情的背叛,苏生绝望了。就在此时,失意青年得到了医仙传承,命运自此被改变……

《医仙无所不能》精彩片段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苏生看着前面排成长龙的缴费队伍,拿出手机给老婆发了个短信过去:

“晚晴,医院人太多了,我可能还要很久,今天就没时间给你做饭了,菜我已经洗好,切好,放在冰箱里了,你让妈辛苦,炒一下。”

发完这个短信,苏生赶紧把手机收好,颤抖着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过是站了这么一会,他便感觉脑袋一阵眩晕,身躯也在不自觉的颤抖,似乎随时会倒下!

苏生病了,不明绝症,整个人非常的虚弱。

滴滴!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起,他拿起来一看,是妻子夏晚晴打来的,赶紧点了接通:

“老公,我求你个事。”

“你能不治了吗?”

“你治病这段时间,花光了所有积蓄不说,还不能上班,断了家里的收入来源。”

“再治下去,就只有卖房子了。”

“可我问过医生了,你这个病治愈的可能性太小了,这些钱投入进去,很可能都是打水漂。”

“我不想人财两空,不想露宿街头,老公......”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话语,苏生呆了一下。

他茫然地看向四周,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惶恐的情绪,笼罩在他心头…

老婆的话,几乎是戳破了他心底残存的希望。

将他一直在逃避的事情,血淋淋的摆在他的面前,让他不得不去面对。

可是...最让苏生绝望的是,老婆说的话都是实情...

“苏生,你在听我说话吗?”

“你别逃避现实了好吗?”

“这些时日,你看过那么多医院,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的病根本就没法治。”

“明知道这是一个无底洞,为什么还要往里面丢钱呢?”

“这些钱留下来给我,可以吗?”

“你肯定也不希望你走后,我生活困苦吧?”

“你能理解我的对吗?”

“我知道你在听,你说句话好吗?”

“苏生!”

“你说话啊!!”

苏生浑身颤抖,脑袋嗡嗡响,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滴在手机屏幕上。

“苏生!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终于面对老婆接连的催促,苏生颤抖道:“好,好,晚晴,我同意,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其实我早就这么打算了。”

“你放心哈,我不治疗了,马上回去,马上回去......”

这番话,几乎是用尽了苏生所有力气,回复完之后,他整个人软了下去,靠着墙,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终于崩溃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我才二十五岁,我还连孩子都没有!”

“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啊?”

异常的行为,引得不少病人家属投来同情的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苏生终于平静下来,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医院。

为了省钱,他每次来去医院,都是骑共享单车,可是现在,他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只能选择公交车了。

上车之后,他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眼神散乱没有焦距。

突然,在公交车即将靠站的时候,他发现了一道熟悉的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一家酒店。

正是他的老婆夏晚晴!

“晚晴!”

他一愣,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而后急忙往车门处冲去,公交还没停稳,他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

等他追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却没看到老婆的身影,想来应该是已经上了楼。

“这大白天的,晚晴来酒店干嘛?”

他心中涌起困惑,但也没敢多想,他赶紧掏出手机,给夏晚晴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苏生急忙问道:“晚晴,你现在在哪啊?”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才回道:“这个点我肯定在公司上班啊,为了给你治病,我现在都是打两份工赚钱,你是知道的,每天忙得团团转。”

“你现在应该离开医院了吧?赶紧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我还有事不多说了,挂了。”

夏晚晴似乎很着急赶时间,没等苏生再说什么,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苏生的心直接沉到了谷底,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误会,肯定是我认错人了。”

但是,他仍然不敢往最坏的那个方向去想,嘴中喃喃的安慰着自己。

顿了几秒,他强撑着虚弱的身躯,朝着酒店电梯走去,这一会,没有人出来,也没人进去,那么,电梯肯定停在刚才那个疑似自己老婆的女人进去的楼层了。

电梯厅有两部电梯,一个在一楼,一个在八楼。

苏生毫不犹豫的就追上了八楼,上去之后,有两排客房,苏生打量了一番,就到远处有一个阿姨推着拖地机在拖地,立刻上前,一咬牙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了上去,而后问道:“阿姨,我女朋友刚才过来开房,忘记告诉我房号了,就是三分钟前上来的那个,你知道她在哪个房间吗?”

“什么忘记房号了,不就是来捉奸吗?802,别说我说的啊!”

阿姨喜滋滋的收下钱,鄙夷的丢下一句话。

苏生攥紧拳头,找到802号房,在门口,就听到里面转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婉转承欢之声。

他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心脏都在颤动。

“搞错了,也许是我认错人了。”

可是,他心里还抱着万一的期望,无力的自我安慰,而后咬着牙,砰砰的敲门。

里面的声音顿时就停了,而后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谁啊?有病吧?”

这声音,他是无比的熟悉啊,正是他这些年来捧在手心都怕化了的宝贝老婆啊。

一个他愿意主动放弃治疗放弃生存机会,也不愿她受苦的女人。

这一刻,他心如刀绞!

眼睛直接就红了,一股猛烈的火焰,在他的脑海中燃烧。

砰砰!

他更加猛烈的锤门,同时嘶吼道:“警察,抓嫖,给我开门!”

门内顿时传来一阵慌乱的惊呼之声!

三分钟后,房门打开!

“苏生,怎么是你?”

一道惊呼之声响起!


苏生看着眼前衣衫不整,头发散乱,脸色潮红,额头还有汗珠的老婆,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了出来,一脸凄然,愤恨:

“是啊,怎么是我?我也想不明白怎么是我?为什么我都快死了,老天爷还要这么折磨我?”

“你刚才打电话劝我放弃治疗,是不是就是因为我活着,耽误你偷人了,对吧?”

夏晚晴看着眼前的苏生,短暂的惊愕之后,神情顿时变得无比慌乱起来,支支吾吾道:

“苏生,你你别瞎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是来跟人谈生意的,你知道,你治病要花钱,我不得不加倍努力......”

“你当我是傻子吗?谈生意谈到酒店来了?谈生意要脱了衣服谈?刚才的声音,我全听见了。”

听着这拙劣的谎言,苏生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爆发,怒吼道:“你是来谈生意,还是出来卖了?”

夏晚晴的脸色顿时涨红。

“是,我是出轨了,可是,我有什么错?”

“你本来就赚不到什么钱,现在治病又花了这么多钱,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死了,我夏晚晴难道要给你守一辈子的活寡吗?”

“我追求自己幸福怎么了?有错吗?”

“苏生,做人不能太自私!”

她干脆横下心,振振有词,甚至指责起苏生来了。

苏生鼻子都气歪了,怒极反笑:“夏晚晴,你太无耻了。”

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的心,如同被万千利刃穿过,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几乎要窒息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感觉无比的陌生。

“我无耻?”

夏晚晴这会彻底放开了,索性破罐子破摔:“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有用,要是你有几十亿的身家,我也不会放弃你,你该反思自己的无能,而不是指责我,知道吗?”

她话音刚落,一个满脸桀骜的青年,从房间走了出来,拦着她的纤腰,打量了苏生一眼,满脸不屑道:

“晚晴,跟这种废物有什么好说的,大不了离婚,以后本少养你。”

夏晚晴顿时一脸妩媚的依靠在青年怀里,娇滴滴道:

“哎呀,王少,真的吗?那可太好了,你得给我买别墅,我不想住小房子了。”

王恒嘿嘿坏笑:“好说,只要你把本少伺候高兴了,别墅豪车,什么都好说。”

夏晚晴故作羞涩:“哎呀,王少,你可坏死了......”

这一对贱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开始打情骂俏起来。

苏生双拳紧攥,双眸血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王恒被撩拨的有些火大,瞪了苏生一眼,呵斥道:“你这个病痨鬼,还不赶紧滚蛋,回去等着离婚吧。”

夏晚晴也立刻道:“苏生,反正你马上要死了,咱们离婚,你得净身出户,把房子留给我。”

“奸夫淫妇!”

苏生终于忍不住了,彻底爆发,一拳就打在了王恒的脸上。

王恒措不及防,顿时惨叫一声,跌倒在地,鼻血长流。

“混蛋,苏生你疯了?竟然敢动手打人?”

夏晚晴急了,立刻上前一把推开了苏生。

“贱人,你还护着他?”

苏生愈加的愤怒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夏晚晴的脸上。

“你你——竟然打我?”

夏晚晴捂着脸,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

“打的就是你这个贱人!”

苏生满脸愤恨,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小子,敢打我,你找死。”

就在这时,地上的王恒爬了起来,上来就是一脚,把苏生踹到在地,而后一顿拳打脚踢。

苏生身患绝症,身体太虚弱了,根本反抗不了,只能被动挨打。

王恒刚才措不及防吃了亏,这会直接就下死手了,对着苏生的脑袋就是一顿猛踢!

“砰!”

其中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踹在了苏生的太阳穴上,顿时,苏生两眼一黑,意识渐渐的开始变得模糊。

“我要死了吗?真是不甘啊......”

苏生呢喃了一句,而后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完了,王少,你你不会把他打死了吧?”

夏晚晴见状,吓了一跳,十分担心道:“杀人是要坐牢的啊!”

“放心,只是昏迷了而已!”

王恒一点都不慌,上期查看了一下之后,他冷笑着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很快就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赶了过来。

“抬走,扔马路上去。”

王恒一声令下,几人立刻就把苏生给抬走,扔到了马路上。

但是,给苏生这么一闹,两人也没了继续的兴致,夏晚晴便回了家。

苏生的小舅子夏益民看到姐姐脸上那鲜红的掌印,立刻问道:

“姐,你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夏父夏母也站了起来,关心道:“晚晴,发生什么事了?”

夏晚晴支支吾吾道:“是是苏生打的,他撞破了我跟王少的事。”

显然,这一大家子全都知道夏晚晴出轨的事。

“什么?这病痨鬼,没用的废物,竟然敢动手打你?”

夏益民顿时暴跳如雷:“他人呢?看我不揍死他,反了天了。”

夏父夏母也是义愤填膺:“王八蛋,自己都快死了,还动手打人?离婚,必须跟他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

“废物!”

而此时,昏迷中的苏生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道愤怒的大喝。

“谁?谁在说话?”

苏生下意识的呼喊!

“我是你祖宗,身为我苏家传人,竟然混到这步田地,简直丢人现眼。”

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租祖宗?”

苏生懵了,他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自己是下地狱了吗?

接着,苏生脑海中轰然一声响,一个苍凉的声音,犹如经历了悠悠万古,传到苏生的耳中。

“罢了罢了!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别的血脉传人了!”

“我即将烟消云散,临去之际,便将我一身所学,传授与你!”

“希望你能将我苏家发扬光大。”

下一秒,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冲进苏生的脑海,一瞬间,苏生感觉脑袋似乎要炸裂一般。

许是千年光阴,亦或是刹那芳华。

等苏生再次睁开眼睛,双眸之中,光芒闪动,如星辰般耀眼。

“你醒了?”

这时,一道如同黄鹂鸟般清脆的声音传来。

苏生一抬头,就见到一个气质出众,五官绝美,身材曼妙的少女走了过来。


夏晚晴就算是极美的女人了,不然苏生这些年,也不可能这么死心塌地的爱着她。

可是,她跟眼前这个女人一对比,那就是瞬间成了庸脂俗粉了。

不过,苏生压根不认识这少女。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此刻躺在床上,这房间很奢华,也很陌生,几乎是瞬间,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美女,是你救了我吗?”

苏生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原本他身体是很孱弱的,但是现在,他却感觉浑身上下好像充满了力量,人也特别精神,并且被王恒打过的地方,也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疼痛感。

“老祖宗的传承?”

几乎是瞬间,他心中就浮现出一个念头,他这般想,顿时脑海中就浮现出无数的信息。

不仅仅有医术,还涉及风水望气,武道修炼等等,可说是包罗万象!

“我刚才路过,看到你昏倒了,就把你带回来了,不过我家中有急事,就没送去医院,但是你放心,正好我家请了一个很厉害的医生,刚才帮你看过了,你没什么事。”

这时,少女开口道。

“谢谢你。”

苏生赶紧收敛心神,诚恳道谢!

“举手之劳,不必了!”

少女摆摆手,道:“我家现在还有事,既然你醒了,就不多留了,我送你出去吧。”

“好!”

苏生犹豫了一下,问道:“美女,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以后,必有所报!”

美女没说话,稍微打量了苏生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便大步朝门外走去。

“......”

苏生顿时脸色涨得通红,显然,是被轻视了。

他苦笑一声,想想好像自己也确实没什么可以拿来报答眼前这个明显是白富美的女孩了。

走出房门,就进入了一个大客厅,门口是一片花园。

苏生这才发觉,这房子竟然是一个大别墅。

此时,客厅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正拿着仪器,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检查身体。

老者脸色苍白,嘴唇泛着青紫之色,眼神也是黯淡无光,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显然,身体状态十分的差。

不仅如此,苏生发觉老者气血严重亏损,五脏六腑也濒临衰竭,竟然已经到了生死边缘了。

“我怎么懂这些?”

苏生一愣,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对医术一窍不通的,但是现在只看了老者一眼,脑海中就出现这么多讯息。

是传承,是老祖宗的医仙传承!

下一秒,他就想到了原因,同时,心中也变得激动了起来,原本,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的,觉得一切有可能是幻觉,是自己被王恒打成脑震荡了,幻想出来的。

现在看来,这都是真的。

那么,自己从此就不在是废人了啊!

这时,那医生收回了仪器。

“吴医生,我爷爷身体怎么样?”

南宫明月见状,也顾不上送苏生了,立刻上前询问。

吴医生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淡淡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气血亏损,所以显得人虚弱,等会我开两幅独门秘方,你让老爷子每天按时服用,就可好转。”

南宫明月闻言,顿时大喜,连忙感激道:“那可太谢谢你了!”

“不必,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职责。”

吴医生摆摆手,掏出纸和笔,就准备写药方。

这时,苏生忍不住了:“不对吧,我看老爷子的情况十分危急,五脏六腑都开始衰竭了,这必须马上去医院抢救,不然随时有生命危险啊。”

吴医生那笔的手,顿时一僵,而后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抬头无比恼怒的看着苏生:“小子,你在诅咒南宫老爷子?”

苏生解释:“不是诅咒,我是在说他的病情。”

吴医生冷笑:“这么说,你是医生?敢问你是哪家医院的主任医师?我怎么不认识你?”

苏生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窘迫:“不,我不是医院的医生。”

“不是医生,你在这乱说什么?哗众取宠吗?”

吴医生立刻呵斥!

南宫明月也上前,有些不悦道:“这位先生,请你离开好吗,我们南宫家不需要你的报答,但也请你别瞎添乱。”

苏生顿时急了:“我不是,我没有,我说的是真的,老爷子真的不行了。”

“你在这样闹事,我就只能叫保安了。”

南宫明月大怒。

吴医生也冷冷道:“小子,想攀附南宫家的人很多,但是像你这样没脑子的,还是第一个。”

“......”

苏生一时之间,竟是百口莫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知道,自己这会说什么,都没人会相信的。

噗嗤!

就在这时,依靠着椅子上的南宫老爷子突然身躯一阵颤动,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而后,整个人就直接从椅子上滑落,摔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竟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爷爷!”

南宫明月顿时慌了神,赶忙上前抱住爷爷,而后焦急的看向吴医生:“吴医生,你快来看看,我爷爷怎么了?”

吴医生这下也慌了神,结结巴巴道:“我我也不知道啊,刚刚刚还好好的啊。”

说着,他蹲下身,掰开南宫老爷子的眼皮看了看,顿时脸色一阵惨白,老爷子的瞳孔都开始涣散了,这这显然是马上要死了啊。

他又手忙脚乱的检查了一下,一颗心沉到了谷底,额头冷汗直冒,跟下雨似的。

“吴医生,你还看啥呢,赶紧抢救啊。”

南宫明月急了,怒道。

吴医生要哭了,颤声道:“这里没法抢救啊,赶紧送去医院,那里设备齐全。”

其实他已经看出来,南宫老爷子要死了,想把锅甩给医院。

“快,备车!”

南宫明月立刻大喊!

“不行的!”

苏生赶紧出声阻止:“南宫小姐,现在抢救,还有一线希望,送去医院,必死无疑!”

吴医生怒道:“现在怎么抢救?你来抢救吗?”

苏生斩钉截铁:“对,只要南宫小姐相信我,十分钟之内,我就能稳住老爷子的病情。”

“十分钟?”

吴医生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嗤笑起来:“老爷子瞳孔都开始涣散了,最多坚持五分钟就得咽气,十分钟之后,你去阎王爷那把人抢回来吗?”

苏生冷冷的看着他:“既然你知道老爷子五分钟就会死,还让送去医院抢救?从这到哪个医院,能五分钟送到?”

“......”

吴医生顿时脸色一变,知道自己口快失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