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都叛出宗门了,谁还惯着你们高质量小说

都叛出宗门了,谁还惯着你们高质量小说

萝卜味薄荷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萝卜味薄荷糖”的《都叛出宗门了,谁还惯着你们》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五百年前,福源禁地现世,宗门正值覆灭之时,宗门天之骄子的他,选择牺牲自己,以身犯险,为宗门争夺那滔天福源!期间,他遭受非人折磨。最终,他成功了,气运福源尽数被他抢夺,宗门也很快跻身一流圣地。可,当他归来时,所有都变了!既然黄粱一梦,那这薄情宗门不待也罢。一朝叛出,他竟然证道了!...

主角:顾修陆箐瑶   更新:2024-07-18 08: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修陆箐瑶的现代都市小说《都叛出宗门了,谁还惯着你们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萝卜味薄荷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萝卜味薄荷糖”的《都叛出宗门了,谁还惯着你们》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五百年前,福源禁地现世,宗门正值覆灭之时,宗门天之骄子的他,选择牺牲自己,以身犯险,为宗门争夺那滔天福源!期间,他遭受非人折磨。最终,他成功了,气运福源尽数被他抢夺,宗门也很快跻身一流圣地。可,当他归来时,所有都变了!既然黄粱一梦,那这薄情宗门不待也罢。一朝叛出,他竟然证道了!...

《都叛出宗门了,谁还惯着你们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岑春山还是有些顶不住:“道友,还没好吗?”

“再等等,你的灵力还不够,道友切记不可在这个时候犹豫,否则接下来将会功亏一篑!”顾修回答。

这话。

让岑春山一阵咬牙。

他灵气都快要见底了啊!

“你等等!”

岑春山说了一声,当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把灵石出来,咬咬牙就开始恢复,紧接着又摸出一瓶丹药,吨吨吨就往嘴里灌。

这炼气四层的小修士都这么说了,哪怕是坚持不住,也只能咬牙坚持!

反正一旦盒子打开,到时候所有资源都是自己的!

不亏!

只是,此刻的岑春山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做这些的时候,顾修多看了一眼他的储物戒指……

好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岑春山的不懈努力,灵气再次见底的时候,那一直在闪烁着的万宝匣禁制。

终于。

解开了!

当禁制解开的那一刻,岑春山的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笑意。

看着顾修的目光。

充满了讥讽。

不过。

让他意外的是,顾修恰好回头,也看向了自己。

脸上。

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青玄圣地。

问天阁。

一方铜镜悬空而起,一道道天地道韵,一缕缕浓郁灵气,不断朝着铜镜之上汇聚。

念朝夕盘膝坐于铜镜下方,手中法诀不断掐动。

但下一瞬:

“噗!”

一口鲜血吐出,浮空的铜镜瞬间碎裂,念朝夕整个人,也好似被抽空了力量一样,软软跌倒在地。

她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面白如纸。

但念朝夕仅仅只是在稍稍休息之后,便再次拿出一张崭新铜镜出来。

目光之中满是坚毅:

“顾师弟,师姐相信你肯定是被冤枉的,等等我,等等我!”

“等师姐的天机轮回镜炼制成功,一定能够帮你伸冤的!”

“一定,一定!”

“等等我!”

念及此,念朝夕咬咬牙,再次催动法诀,铜镜再次悬空而起,一道道玄妙力量不断出现。

而在她身前。

早已经堆积起了小山一般的铜镜碎片,可见她之前失败了多少次。

但她依旧还在咬牙坚持。

她要炼制的,是天机之术中,极其神秘莫测的天机轮回镜,可窥将来,可探过去,玄妙无比。

忙着炼制此物,目的只有一个。

她想要为顾修伸冤!

秦墨染的遭遇,念朝夕很同情,也很理解,但心里却始终不愿意相信,顾修会是那样的人。

但她无法辩驳。

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这天机轮回镜上,希望此物炼制成功,希望此物能帮助顾修洗刷冤屈。

而在念朝夕还在消耗精血,为了搏那一个为顾修伸冤的机会时,另一边,青玄圣地的宗门大殿中。

埋头处理政务宗主关雪岚,突然皱眉问了起来:“你们大师姐,还在忙着炼制那天机轮回镜?”

“是啊师傅,你快劝劝师姐吧。”

“大师姐就已经魔怔了一样,现在谁说的话都不听了,非要说我们是误会顾修的,怎么说都没用。”

“那天机轮回镜,炼制不光需要消耗天机师的修为,更需要消耗她的寿元,每一次失败,都会折寿十年,数百年上千年寿元眨眼成空!”

“大师姐再继续这么下去,最终会被活活抽干寿元而死!”

“……”

在关雪岚下首站立的,是曾经顾修的三位师姐。

分别是擅长丹道之术的三师姐许婉清,擅长符箓之术的五师姐秦墨染,以及擅长御兽之术的小师姐陆箐瑶。

此刻三人脸上都写满了忧虑,为念朝夕那般疯狂的忧虑。


“拙峰?那不是那位顾师叔的居所吗?”

“嘘,顾师叔都已经用了弃宗灵约离开宗门了,现在可不能再叫什么师叔了,要直呼其名!”

“我倒觉得,顾师叔人挺好的,即使是人走了,但也没有必要拆拙峰吧?”

“害,人走茶凉不懂吗,再说了,这事又不是我们定的,可不能妄自非议。”

谈话的几个弟子渐渐远去。

可听到这话的念朝夕。

整个人却猛然僵在原地。

顾修的拙峰居所……

要被拆了?

回过神来,念朝夕脚步一踏瞬间拦住那两名普通内门弟子。

“大师叔!”

“念阁主!”

两名弟子吓了一跳,看清来人之后急忙躬身行礼,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这位念师叔,向来都不喜与人亲近。

往日哪怕是碰到了,也不会主动和人搭讪,如今这是怎么了?

可正疑惑的时候,却听念朝夕冰冷如同寒霜声音传来:

“你们说……拙峰的屋子要被拆了?”

啊?

两名弟子愣了愣,不过还是急忙回答:

“回禀师叔,是……是的。”

“谁要拆顾修的居所?”念朝夕冷冰冰问。

“这个……”两名弟子犹豫了下:“是……是五师叔和七师叔……”

“秦墨染和和陆箐瑶?”

念朝夕顿时皱紧眉头,见两名弟子正一脸惶恐的样子,当即皱眉追问:

“她们都有自己居所,为何要去拆拙峰的屋子?”

“这个……”

两名弟子有些犹豫,但面对念朝夕的目光,两名弟子最终还是只能老实交代:

“是七师叔说,要教江师叔御兽之术需要一个地方,正好拙峰空着,干脆就在……就在那边了……”

“五师叔也正在,说是要用符箓之力,帮助江师叔构筑一个完美御兽之地……”

这两句话,两人说的吃力无比,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一股让他们几乎要跪倒在地的恐怖威压。

那是来自念朝夕的威压!

两人终于不敢强撑,当即跪倒在地:

“师叔饶命,弟子不敢再妄自议论师叔之事!”

“弟子再也不谈起顾修之名!”

他们觉得,念朝夕生气,恐怕是因为他们刚才的谈话,而这两声求饶出口,果然那笼罩周身的压力骤然一松。

两人慌忙道谢,可半天没有回应,再抬头看去,却见身前哪还有什么念朝夕的身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

而另一边,此刻的念朝夕,哪还有心思去针对这两名普通弟子。

她正全力朝着拙峰赶去。

顾修虽然已经离开宗门,但念朝夕始终所思所想,都是希望能够找到顾修。

将他带回宗门。

若是现在,连拙峰的居所都被拆了。

那自己到时候,该如何向顾修交代?

该如何面对顾修?

只是可惜……

当她一路飞驰,甚至动用全部修为,速度奇快无比,可当她赶到拙峰之时。

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轰!”

伴随着一阵轰鸣,拙峰之上,那座本就算不得奢华的木屋,此刻刚好倒塌下来。

眨眼之间,化为了一片废墟。

而在倒塌的木屋前方。

顾修的小师姐陆箐瑶,正高兴的手舞足蹈蹦蹦跳跳,一旁秦墨染倒是没那么咋咋呼呼。

但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师姐,现在这破屋子都拆了,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按照我们的设想,为小师弟准备兽栏了?”

“先把这些污秽之物毁了吧,小师弟的兽栏肯定要精心打造才行,断不可出现闪失。”

“师姐你说的对,那我现在去把那些废墟残骸全部毁了!”

“何必这么麻烦,待我用一张烈火符,自然能够将此地尽数毁了。”

秦墨染和陆箐瑶两人说着,紧接着就见秦墨染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符箓,随意一引。

瞬间,一道仿佛要焚尽一切的无情天火,朝着那木屋废墟就烧了过去。

而看到这一幕,原本正呆在原地,失魂落魄的念朝夕终于回过神来,当即挡在木屋前:

“住手!”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秦墨染和陆箐瑶都被吓了一跳。

秦墨染急忙控制符箓,硬生生的,让原本要将木屋焚烧殆尽天火,烧到了一旁的空地。

“师姐,你怎么突然出现了?”

“师姐,还好我刚用符箓,要不然就伤到你了。”

秦墨染和陆箐瑶接连开口,有些人心有余悸。

不过说着说着,两人其实弱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念朝夕正满脸寒霜的看着她们,这让二女都吓了一跳,急忙开口道歉:

“师……师姐……对不起,我们没有看到你,所以……所以才差点误伤了您。”

“师姐,我们不是有意的……”

身为大师姐,念朝夕在一众师妹中声望仅次于师傅关雪岚,此刻被她这么盯着,秦、陆两女都有些害怕。

而面对两女的道歉,念朝夕却只是冷冷问道:

“你们俩,在干什么?”

啊?

两女愣了愣。

却听念朝夕已经再次问道: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拙峰是顾师弟的,这木屋,也是顾师弟的居所吗?”

这……

两人愣了愣,秦墨染率先说道:“师姐,顾修现在已经签了弃宗灵约,他已经不是我们青玄圣地的人了……”

“是啊大师姐,顾修现在都走了,总不可能人都走了,还占着地方吧?”陆箐瑶也连连点头。

念朝夕顿时冷声道:“顾师弟签了弃宗灵约,那是和师傅的误会,他自然还会回来,你们现在毁去顾师弟的居所,将来顾师弟回来了,你们想要让他住哪?”

“就算是他真的厚脸皮回来,让他去外门住着不就是了?”陆箐瑶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念朝夕不可思议。

一旁的秦墨染说道:“大师姐,你这几日不在宗门可能不知道,之前师傅已经下令,若是顾修归来想要拜入宗门,就让他加入外门,当个普通外门弟子。”

“是啊,他以为拿出弃宗灵约威胁宗门,宗门就要多看他一眼,那纯属做梦,他回来之后,连内门都没有资格!”陆箐瑶连连点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却听的念朝夕呆在原地。

她难以置信。

自己师傅对顾修有偏见,而且因为说一不二的性子,对顾修很是严苛,这一点念朝夕也算勉强可以理解。

但……

但这可是秦墨染和陆箐瑶啊!

“你们两人,以前不是和顾修关系最好的吗?”

“墨染,你之前不是还经常缠着顾修,让他陪你一起练字吗?”

“箐瑶,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粘着顾修,被师傅训斥了都找顾修诉苦,甚至想要收服妖兽都让顾修帮你消耗妖兽力量的吗?”

念朝夕不可思议的询问起来:

“你们……”

“你们什么时候变的,如此绝情了?”

只是可惜,面对她的询问,秦、陆两人只是皱了皱眉:

“师姐,你说的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怎么现在还提?”

“是啊师姐,那时候我们年轻不懂事,没有看穿顾修的真面目,被他的伪装欺骗了,你怎么还记着啊?”

五百年前的事?

伪装?

念朝夕难以置信。

她往日里一直呆在问天阁,虽说此前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几个师妹和顾修似乎闹了矛盾。

对顾修的态度转变了。

但她真没想到。

这态度转变,能达到这种地步的!

“师姐,你平时都在问天阁不出,对外的情况不慎了解。顾修早已经,不是五百年前的那个顾修。”

秦墨染看念朝夕的脸色,当即开口提醒道。

“对呀师姐,你肯定是不了解情况,所以才会这么说。”

陆箐瑶也点头:“顾修自从回来之后,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了,做过很多很多的坏事!”

“害死我新收服的灵兽也就罢了,他甚至坏了五师姐顿悟出来的通天符箓,让五师姐的那一次顿悟浪费了!”

“他做过的坏事,都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了,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坏到流脓的大坏蛋!”

“偷偷说一句,我们几个师姐师妹,都巴不得顾修死了才好呢!”

什么???

念朝夕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看了一眼秦墨染,她觉得秦墨染饱读诗书,通宵古今,应该有别的看法。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秦墨染竟然也点点头:“陆师妹所言虽然有些偏激,但我们确实早已经对顾修不满了。”

这……

一时间,念朝夕竟然有些不知道如何辩驳。

而在她哑口无言的时候,陆箐瑶却突然轻咦了一声,紧接着突然跑到了那木屋废墟之处。

小手一挥,不少木屋残骸被卷到一旁,露出了木屋的地基。

只见在那里。

密密麻麻的血红阵纹出现,看上去诡异无比,哪怕是此刻烈阳高照,但看到这些阵纹。

依旧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两位师姐你们看,一定是顾修做了什么手脚,用了什么邪术,想要害我们青玄圣地!”

“这阵法,一看就非常邪恶!”

陆箐瑶不懂阵法,但单单只是从这些阵法的痕迹上,却也能够感受到一股邪气。

让人背冒冷汗。

只是……

看到这阵纹一角的秦墨染和念朝夕两人,此刻眉头却齐齐一皱。

这阵法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