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空的爱免费阅读

天空的爱免费阅读

简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等傅筠淮从手术台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短暂性的忘掉了简笙。于是,他也将自己整日困在医院里,逃避着。两日后,中午十二点半。傅筠淮从食堂回来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长突然叫住了他。“傅医生,有人找你,我让他去你办公室了。

主角:简笙胡式微   更新:2023-01-29 14: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笙胡式微的其他类型小说《天空的爱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简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等傅筠淮从手术台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短暂性的忘掉了简笙。于是,他也将自己整日困在医院里,逃避着。两日后,中午十二点半。傅筠淮从食堂回来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长突然叫住了他。“傅医生,有人找你,我让他去你办公室了。

《天空的爱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敬礼!”

随着老队长的一声大喊,全体官兵迅速有力的抬起右臂。

同样是一身火焰蓝正装的李柏年,走到被钉在原地的傅筠淮身边,伸手推了推他。

明明只有短短的几步路,傅筠淮却觉得举步维艰,几乎寸步难行。

悲痛欲绝的简母,终是撑着身子,将手中的骨灰盒递给傅筠淮:“你来了,就交给你吧。”

傅筠淮下意识接过,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妈……”

“向家属致敬!”

老队长大喊一声,朝着傅筠淮、简母等人敬礼。

随即,全体官兵立正敬礼,齐声大喊:“向家属致敬!”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回荡在操场上空,傅筠淮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手中捧着的骨灰盒明明很轻,但傅筠淮却觉得如有千斤。

便是在前线抗疫几天几夜不睡觉,他也未曾觉得如此沉重过。

安葬仪式结束后,简母看着墓碑上女儿的照片,眼中含泪。

“一路走好,妈妈以你为傲。”

傅筠淮在旁边扶着简母,一言不发。

从墓园出来,傅筠淮和李柏年一起将简母送回了家。

将简母扶到床上躺下,傅筠淮开口说道:“妈,我明天来看您。”

简母看着傅筠淮惨白如游魂一般的神态,心中也是不忍。

她嘴角勉强笑了笑:“是简笙对不起你……”

傅筠淮没有说话,帮简母盖好被子后,便出了房间。

回到家中,傅筠淮看着客厅里的行李箱,整个人忽然陷入了迷茫。

眼神黑漆漆的看不到半点神采,幽深的仿佛能将人吸进去。

房间内寂静的可怕,只听见墙上时钟滴答走过的声音。

傅筠淮坐在沙发上,感觉不到饿,也不觉得困,整个人如‘石头’一般。

没有知觉,没有反应。

“叮铃铃——”

一阵急促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傅筠淮骤然回过神来,拿起手机接听。

话筒那边顿时传来同事着急慌张的声音:“傅医生,你快来医院!”

下一刻,傅筠淮已经冲出家门朝医院而去。

又是接连好几台手术。

等傅筠淮从手术台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短暂性的忘掉了简笙。

于是,他也将自己整日困在医院里,逃避着。

两日后,中午十二点半。

傅筠淮从食堂回来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长突然叫住了他。

“傅医生,有人找你,我让他去你办公室了。”

傅筠淮点头称谢,朝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内,老队长将一个文件袋端正的放到傅筠淮身前。

“这是简笙留在队里的东西。”

傅筠淮心头促然一怔,半晌才缓缓伸手接过。

老队长叹了口气:“其实在这件事发生前,简笙已经提交了停职报告申请。”

听着老队长的话,傅筠淮只觉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直直愣住。

晚上下班的时候,他将文件袋原封不动带回了家。

这几天,他将家里关于简笙的东西全部收进了次卧封存起来,强迫自己忘掉关于简笙的一切。

可就当傅筠淮要将文件袋放进箱子里的时候,心头忽然闪过一丝不安。

最终,他还是打开了文件袋。

文件袋里是一些日常笔记,最底下,是一张B超单。

看着B超单上的检查日期,傅筠淮瞳孔骤然一缩,脸上血色尽失。

整个人像是陷入深渊,没有半丝生机。



傅筠淮盯着B超单上的那个小小的黑影,颤着手伸手摸向它。

这是他和简笙的第二个孩子。

哪怕他脸上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却能清晰感觉到他情绪上的崩溃。

……

简笙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像梦一样。

忽然,她听到好像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

简笙因这背后的呼喊停下脚步,转身朝那声音走去,却看见前边天光大亮,身体不由自主追寻着光亮而去。

简笙像是被蛊惑了一样,直直穿进了那刺目的光中。

她猛地睁开眼,不住的喘气。

“简笙,你醒了?!”身侧响起一道满是惊喜的声音。

简笙循声望去,眸色一震,下意识叫了声:“妈。”

简母满是欢喜的应了声“哎”,急忙按下了床边的呼叫铃。

简笙坐在床上,看着围拢过来的医生护士,内心满是疑惑。

她不是死了吗?

医生在简笙身上检查了许久,最终得出了结论。

“已无大碍,接下来只要安心休养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了。”

简母脸上的喜悦已经掩饰不住:“谢谢医生。”

医生走后,简笙看向简母,声音有些忐忑。

“妈,我这是怎么了?”

“你为了救人,被货架压住,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礼拜。”

说完,简母连忙掏出手机,给傅筠淮发了信息过去:简笙醒了。

简笙听着简母的话,心头一片骇然。

她颤着声音,问“是仓库货架吗?”

简母放下手机,还有些心有余悸:“是啊,你被救出来的时候,防护服都被黑了。”

“那个被你救出来的小姑娘左腿骨折,就住在隔壁病房里。”

听完简母的话,简笙促然瞪大了眼。

那日被货架压住失去意识的感觉仿佛就在昨日,一个荒唐的念头从脑海冒出。

她这是,重生了?!

突然,简笙想到了肚子的孩子。

她猛地摸向腹部,神色有些惶恐:“我的孩子呢?”

简母一脸疑惑:“什么孩子?”

看着简母的反应,简笙猝然一愣。

难道孩子又没了?

她攥着被子,大脑一片混乱。

还想开口问什么,门口忽然传来声音。

是傅筠淮。

“筠淮,你来了。”简母说道。

傅筠淮提着两个保温桶走近,淡淡开口:“这是我妈刚送来的。”

简母有些惊讶,笑着说:“有劳亲家母了。”

傅筠淮将保温桶放在简笙旁边的床头柜上,叮嘱道。

“简笙这几天的饮食需要多注意,妈您就别单独做饭了,到时候我会直接送来。”

简母想了想,开口应道:“好。”

从傅筠淮进来后,简笙便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等傅筠淮走后,简笙才缓缓抬起头,看向简母问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出事的当天晚上。”

“淞南市突发疫情,他作为第一批支援医生,本应该继续在前线抗疫,但听说你出了事,就提前回来了。”

简笙满是震惊,下意识开口,

“他不是说是去隔壁省会诊吗?怎么会是支援疫情?!”



简母看着简笙的反应,叹了口气。

“去支援疫情这件事还是他医院同事告诉我的,他不告诉你真相,应该是不想让你担心。”

简笙攥着手,内心情绪翻涌。

傍晚的时候,简母突然接到学校的电话,说是有高年级学生打架。

简笙知道简母担心她的学生,便让简母先去处理学校的事情。

“要是有事就喊医生,知道吗?”简母不放心的说道。

简笙连连点头。

就在简母离开后不久,傅筠淮来了病房,手中还提着一份食盒。

此刻傅筠淮已经脱了白大褂,应该是已经下班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傅筠淮,简笙没由来有些心虚:“你怎么来了?”

“妈走前,给我打了电话。”

简笙垂下眼帘,浅浅应了声:“哦。”

傅筠淮将带来的清粥端出来递到简笙手边:“先吃饭吧。”

简笙抬手接过,傅筠淮从旁边拖了张椅子坐下。

她想问孩子的事情,可又怕和4年前一样。

傅筠淮看着简笙欲言又止的模样,皱了皱眉:“有话就说。”

简笙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孩子的事……”

傅筠淮眸色一沉:“4年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4年前?

简笙一怔,试探问道:“那也就是说,我这次没流产?”

傅筠淮眉头皱的更紧:“你又没怀孕,流什么产?”

简笙瞬时瞪大了双眼,喃喃道:“我没怀孕……”

傅筠淮看着简笙的反应,眸色复杂。

他毫无预兆的突然站起身出了病房,朝医生办公室走去。

简笙当下有些茫然。

忽的,她想起了放在消防队的B超单,当下就要掀开被子下床。

可她忽略了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刚刚站起,双腿突然一软,整个人倏地朝地上倒去。

“砰——”

床头柜上的食盒不小心掉落,发出一声巨响,里面的粥全数撒了出来,有一半都淋在了简笙的小腿上。

“嘶——”

简笙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只觉小腿处烫到不行。

她急忙用手抖落裤腿上滚烫的热粥,但还是迟了,被烫的地方已然是鲜红一片。

傅筠淮听到声音匆匆赶来,看见地上狼狈不堪的简笙时,骤然蹙紧了眉头。

他上前将人拦腰抱起重新放回床上,转身又出去拿了一套新的病服过来。

“换上。”

简笙躲在被子里,将弄脏的裤子褪下,耳边忽然响起了傅筠淮冷淡的声音。

“方才我问了替你治疗的李医生,你确实没有怀孕,也没有流产。”

简笙动作一顿,但表面未显半分,轻声应道:“嗯。”

傅筠淮打量着简笙的反应,眼神深邃。

一名护士突然走进病房,朝着傅筠淮说道:“傅医生,你要的药膏和冰袋。”

傅筠淮回身接过护士手中的东西:“谢谢。”

护士看着简笙,忽然开口问道:“傅医生,简小姐真是你妻子啊?”

傅筠淮轻‘嗯’了声,便拉过椅子坐下,挽起简笙的裤腿,将冰袋敷在被粥烫了的地方。

护士看着傅筠淮的动作,下意识反问道。

“那戚梦小姐呢?”



护士问完,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妥当,连忙说了声“对不起”后,便转身出了病房。

傅筠淮并没有在意护士的话,认真处理着简笙腿上的烫伤。

简笙则是低着脑袋,没有说话。

病房内陷入诡异的死寂当中。

“叮铃铃——”

傅筠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此时,傅筠淮刚把药膏挤到手上,他皱了皱眉,开口道。

“帮我接一下。”

说完,傅筠淮就站直了身体。

手机在他左侧的裤兜里。

简笙伸手拿出手机一看,是省外的号码。

她没有直接点接听,而是递到了傅筠淮面前。

傅筠淮伸手点了接听,嗓音清冷:“喂。”

“傅医生,您上次放在这里的录音机已经修好了。”

简笙一怔,愣愣看向傅筠淮,眼里满是震惊。

只听傅筠淮开口说道:“我现在回了昌林市,等下我给您发个地址,还要烦您帮我寄一下。”

“好,没问题。”

挂完电话,傅筠淮也帮简笙上好了药,转头发现简笙一脸呆愣的看着自己,眉心微蹙。

“发什么呆?”

简笙悠悠回神,低声开口:“你把那个录音机送去修了?”

傅筠淮轻“嗯”了声,从旁边的纸盒抽出几张纸擦去手上黏着的药膏,交代道。

“尽量不要让皮肤沾水。”

“我等下还要回科室一趟,先走了。”

简笙点了点头,看着傅筠淮走了出去。

这短短的一天,简笙接收了太多和记忆里不同的信息。

此刻的她,脑海一片混乱。

第二天。

小江等人在知道了简笙醒过来的消息后,迫不及待的立即请了假来了医院。

一进病房,小江就冲到了简笙面前:“简队,这次你可把我们吓坏了。”

简笙看着小江和他身后的其他队员,忍不住感慨道:“看着大家平安无事,真好。”

……

因为是临时请假,小江他们没待多久就回去了。

病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

简笙仰头躺在床上,静静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按照大家的说法,她真的只是在那场救援行动中受伤昏迷了过去。

刚才她试探问了小江,上级领导有没有发布给她停职的公告。

小江当时就否定了,其他队员也齐声说没有。

简笙不自觉抚上腹部,眼里暗沉无光。

没有孩子,没有停职报告申请。

所以,这就是她重生的代价吗?

“叩叩叩——”

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

简笙侧头望去,门口站着两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其中一个手上还提着一些礼品。

她撑起身,问道:“你找谁?”

“请问是是简笙简小姐吗?”

“我是。”

得到答案,两人走了进来。

提着东西的那人将手中礼品放在床头柜后,便开口说道。

“简小姐您好,我是捷路物流的公关,这是我们老板傅正捷。”

“您上次在仓库救的人正是我们老板的妹妹,这些礼品是我们老板的一点心意。”

简笙大约已经猜到了这两人的目的。

至亲血肉得救,家人登门感谢的故事,在消防队已经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

她浅浅笑了一下,说:“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其实不用这么如此的。”

傅正捷毕竟是当了老板的人,自然知道如何交谈会让双方都觉得舒心。

不过片刻,便已经和简笙有说有笑了起来。

突然,简笙脸上的笑骤然一僵,愣愣看着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傅筠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