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推荐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

全集小说推荐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

朽木囧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凌月凌阳,由大神作者“朽木囧兮”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整个人散发着青春气息。狭窄的巷子,一个帅气的男生正跟她表白,说了一大堆土味情话。凌月一脸倦怠,好似对什么事都没有兴趣,她听得有些无聊,有些后悔站在这里了。她是脑子发烧了才会出来听这个男生说废话吗,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教室写两套卷子,实在听不下去了,突然打断男生的深情告白:“唉,你学习怎么样啊?”男生一愣,吞吞吐吐道:“不、不怎么样?你还......

主角:凌月凌阳   更新:2024-02-26 20: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月凌阳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推荐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由网络作家“朽木囧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凌月凌阳,由大神作者“朽木囧兮”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整个人散发着青春气息。狭窄的巷子,一个帅气的男生正跟她表白,说了一大堆土味情话。凌月一脸倦怠,好似对什么事都没有兴趣,她听得有些无聊,有些后悔站在这里了。她是脑子发烧了才会出来听这个男生说废话吗,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教室写两套卷子,实在听不下去了,突然打断男生的深情告白:“唉,你学习怎么样啊?”男生一愣,吞吞吐吐道:“不、不怎么样?你还......

《全集小说推荐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精彩片段


其实她一直都不算认识他,不熟悉他的朋友,也不了解他的家庭情况。

“姐姐,你看不出来吗?”江驰的表情看起来很受伤。

“什么?”凌月不明白此刻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喜欢你啊!”江驰抬眸凝视着她,眼神落寞又偏执,“我喜欢你喜欢的快疯了!”

他的眼神太过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凌月怔住了,随即又想到了季晚宁,完全懵了:“那季晚宁算什么?”

“季晚宁?”江驰愣了下,一头雾水,“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你不还为了她考的海城大学吗?这么快就忘了?”凌月一股脑全说了出来,她最讨厌用情不专的男人。

“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是为了你啊!”江驰提醒她,“你忘记了吗?你曾经说过的,你不喜欢笨蛋,想追你的人必须要考到海大,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凌月茫然地眨巴着眼睛。

她什么时候说过?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到她这副模样,江驰猜测到她肯定是不记得了。

那是很多年前,他刚上初一,进了新学校,结交了第一个好朋友凌阳。

凌阳会带他去各种地方玩,什么游戏厅,网吧,台球室之类的。

有一次出门没有足够的零花钱,凌阳说去隔壁高中找她姐姐要。

结果走到半路上,凌阳就看到他的姐姐。

那是少女时期的凌月,扎着高马尾,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整个人散发着青春气息。

狭窄的巷子,一个帅气的男生正跟她表白,说了一大堆土味情话。

凌月一脸倦怠,好似对什么事都没有兴趣,她听得有些无聊,有些后悔站在这里了。

她是脑子发烧了才会出来听这个男生说废话吗,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教室写两套卷子,实在听不下去了,突然打断男生的深情告白:“唉,你学习怎么样啊?”

男生一愣,吞吞吐吐道:“不、不怎么样?你还看学习的吗?”

一般女生不是都看脸的吗?他好歹学校校草啊。

“那当然啊,我又不喜欢笨蛋,如果你能考上海大,我还能考虑一下。”凌月理所当然地道,感觉考上海大跟平时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男生欲哭无泪:“想追你,还要考个大学啊,还必须得是海大?”

其实凌月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此刻倒是顺着男生的话回答:“对,想追我的人必须要考到海大。”

男生像是被羞辱了似的,气愤道:“凌月,你欺人太甚!”

他一个全校倒数第三想考海大简直天方夜谭,要他学习不如要他命,悲恨交加地跑走了。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凌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说喜欢她?让他考个大学就不愿意了?这叫什么喜欢啊?

转过身看到两个小鬼,一个是她的弟弟凌阳,另一个男生她不认识,长得很好看。

虽说是两个小鬼,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但个子还比她还要高,只是脸上稚气未脱。

“姐,能不能借我点零花钱。”凌阳一脸谄媚。

“干什么?”

凌阳睁眼说瞎话:“买学习资料。”

“买学习资料?”凌月一脸不相信,“你?”

“对啊!”凌阳知道他说话,老姐肯定不相信,于是将江驰推出来,“不相信你问我同学。”

凌月抬眸看了江驰一眼。

该怎么形容少女的那双眼睛呢,特别漂亮,明明是一双明艳的桃花眼,偏偏眼神纯净清明,瞳仁漆黑,有着不谙世事的纯真。


凌月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悠哉悠哉地朝小区的方向走去。

本以为宋甜甜跟网恋男友见面肯定还没回来,没想到打开门却看到她正坐在沙发上哭,哭得撕心裂肺。

“怎么了?”凌月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询问情况,“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怎么哭了?”

宋甜甜不说话,一个劲儿哭。

凌月潜意识觉得她受了欺负,下一秒掏出手机,面色严肃:“我要报警!”

“报什么警啊!”宋甜甜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的,“我又没被人怎么样。”

“那你哭成这样?”凌月纳闷,试探着问,“是不是今天跟网恋男友见面不开心,发现对方见光死,不是你的菜?”

宋甜甜生无可恋地摇了摇头:“不是,长得还挺帅,人模狗样的……”

“……那到底怎么了?”凌月更纳闷了。

“见面的时候,他给了我一瓶水,就两块钱一瓶的矿泉水。”宋甜甜开始叙述今天见网恋男友的经过。

“挺好啊,怕你渴,还买了比较健康的水。”凌月没什么感情地评价,好奇道,“没去吃饭吗?也没去看电影?或者去游乐园玩?”

“没吃,没看,没玩。他说他不饿,也不想看电影,更不想玩。”宋甜甜长叹一声,一脸生无可恋,“我们就逛公园,逛啊逛,逛了两个小时,等到傍晚的时候,他给了我一百块钱。”

“?”凌月没想到事情是这种发展,还是善意地猜测,“给你一百块钱让你买吃的?”

宋甜甜摇了摇头:“不是,她是让我去开房间。”

凌月:“?”

宋甜甜:“还说钱不够的话,让我跟人还价。”

凌月:“??”

想到这宋甜甜又开始大哭:“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大半年时间了,我居然浪费在这么个玩意儿身上。呜呜呜呜!!!”

这事确实超出了凌月的认知,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宋甜甜,只能把糟糕的事进行最大优化。

“人没事就行,就当找个人聊天缓解寂寞,你想啊你这半年不也挺开心嘛。”

“这倒是,他长得也不丑,反正我也没吃亏!”宋甜甜擦了擦眼泪,哭太长时间有些口干舌燥,忽然瞥见茶几上的奶茶,眼巴巴道,“我要喝奶茶。”

说着伸手就要拿那杯奶茶,凌月及时夺了过来,反应特别激烈:“不行!”

宋甜甜被整懵了,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开口道:“你买的奶茶?”

凌月:“……对啊。”她很少说谎,说起谎话很容易被看穿。

宋甜甜狐疑地看着她:“你不是说喝奶茶会失眠,下午三点后不喝奶茶吗?女人,你不对劲!”

凌月:“我突然想喝不行吗?我就是想失眠不行吗?”

“……行啊,我没说不行,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宋甜甜十分疑惑,倒也没多想,完全被奶茶吸引,“给我喝一口。”

“不行!”凌月拒绝的态度很明显。

宋甜甜无语了:“为什么不行?”

“我喝过了。”凌月找着借口。

宋甜甜白了她一眼:“我又不嫌弃你。”

凌月:“我嫌弃你!”

宋甜甜今天本就脆弱,一听这话又开始哭鼻子:“嫌弃我,你们都嫌弃我,全世界都嫌弃我,呜呜呜呜!!!”

“……”

这幅画面特别悲壮,凌月无奈地扶额,实在不忍心,又开始安慰:“好啦好啦,我不嫌弃你。这样,今晚我请客,想吃什么喝什么随便点,怎么样?”

“真的吗?”宋甜甜抽噎着,脸上还挂着泪珠。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凌月拿起手机,十分大方地打开外卖软件,递给了她。

“这还差不多!”宋甜甜停止哭泣,挑了一大杯的奶茶,外带一些炸鸡汉堡。

半个小时后,宋甜甜一边啃着炸鸡腿,一边看着偶像剧,时而发出一些姨母笑,时而又哭得跟狗一样。

凌月见她情绪稳定,才放心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手中的奶茶,凌月莫名想笑,谁能想到,她刚才竟然为了一杯奶茶,差点和宋甜甜打了起来。

可能是太久没喝奶茶,她是一点儿也不想浪费,将剩下的奶茶喝完后,凌月拿起手机,点进和江驰的微信聊天对话框。

本想发一句‘你喜欢喝什么,我明天给你叫外卖’,想来想去又觉得太刻意,把打出的字全都删掉,随后将手放在一旁。

算了,大不了下次见面,再请他喝点什么好了。

出人意料的,以往喝奶茶会失眠,可是这天晚上居然没有,睡得格外香甜。

本以为宋甜甜会消沉几日,没想到她很快满血复活,正常的上下班。只是她再也不提她的网恋前夫,也不再闹着看什么帅哥了。

对此,凌月感到欣慰,这孩子总算是成长了!

这几天路过“碰撞”奶茶店时,凌月有意无意地往店里看,但并没有看见过江驰,平时下班也没再偶遇过他。

自从那次地铁事件后,她跟江驰似乎断了联系,平时连微信聊天都没有。

撩完就跑?

果真……还是恶作剧啊……

-

难得的周六,凌月决定睡到自然醒,哪也不去宅在家里画画,宋甜甜却破天荒地要请她出去吃饭。

凌月觉得很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宋甜甜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很快及恢复到往日的大咧咧:“本宫看你比较顺眼,想请你吃饭,不可以吗?”

凌月:“……很可以。”

有人请吃饭,凌月当然乐意奉陪。

中午吃了川菜,吃饱喝足后,两个女生在商场闲逛。

走到一楼快要出商场大门的时候,旁边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姐姐。”

凌月跟宋甜甜同时转头,却意外地看到了几天没见面的江驰。

宋甜甜眼睛一亮,激动地摇着凌月的胳膊,小声道:“就是他就是他,我上次跟你说的奶茶店帅哥。天哪,你听见了吗,他居然叫我们姐姐,这是搭讪的意思吗?”

“他是我弟弟……”凌月很残忍地将她拉进现实。

宋甜甜:“哈?”

“……的同学。”凌月又淡定地补了一句。

宋甜甜:“……”所以,刚才那声姐姐是叫的凌月?


今天这节课和季晚宁他们班一起上的,季晚宁时刻注意着江驰,自然也发现了他没来上课。


难道昨晚他没回宿舍吗?

想到凌月脖子上的吻痕,季晚宁气的想死。

一节课上完,学生们从大楼里出来。

季晚宁本不屑跟江驰宿舍里其他三个人讲话,觉得他们不配,但现在不得不求证一件事,于是喊了唐飞的名字。

唐飞听到有人叫他,一回头看见季晚宁,忙堆着笑,屁颠屁颠跑过去:“季大校花,你叫我啊!”

程柯和宋一鸣对季大校花没什么好感,这女生看人眼睛都翘天上去了,也不知道拽什么,他们没等唐飞,先回了宿舍。

“江驰是不是谈恋爱了?”季晚宁废了好大劲儿才问了出来。

“是啊!昨天晚上我们还跟大嫂一起吃饭呢!”唐飞大喇喇道。

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眼力见,大嫂都叫上了?

季晚宁胃里直冒酸水,忍着气又问:“他昨晚是不是没回宿舍?”

唐飞一脸坏笑:“季大校花这话问的,我要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我也不回宿舍啊!”

季晚宁的脸色跟吃了屎一样难看。

唐飞没看出来她的情绪,觉得自己有希望了,笑着道:“季大校花,江驰都有主了,你就别吊在一棵树上了!

路要往前走,人要往前看,你看,能不能考虑考虑我啊。咱们不急,先从加微信开始……”

唐飞自信地拿出了手机,朝季大校花投来期待的目光。

季晚宁看都不看他一眼,挺着脖子,像一只高贵的白天鹅,骄傲地从一边走了过去。

路过的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男生发出了嗤笑声。

唐飞脸上挂不住,表情很受伤,什么人啊,用完就丢。

一边抱着书的顾雪柔忍不住偷笑,拿出手机走到唐飞身前,娇滴滴地问:“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

唐飞正觉得丢了面子,这时有女生愿意主动加他微信,给他挽回了不少颜面,当然求之不得,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可以,你扫我。”

两人互相加了对方为好友,顾雪柔夹着嗓子道:“那以后多多联系啦。”

“好啊!”唐飞突然神清气爽,一扫在季晚宁那边受到的耻辱。

“嗯,再见。”顾雪柔装作矜持害羞的模样,偷看了唐飞一眼,小跑着走了。

唐飞痴笑地看着顾雪柔的背影,蜜汁自信地觉得这妹子该不会对他有意思吧。

他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季大校花旁边这个妹子呢,颜值虽然比不上季大校花,但看起来也不错啊。

跟唐飞告了别,顾雪柔跑到季晚宁的身边赶紧献殷勤:“晚宁,我加上唐飞的微信了。”

季晚宁没什么反应,态度冷漠:“跟我有什么关系?”

“晚宁,我是为了你啊!”顾雪柔弱弱地道,“你想想啊,唐飞跟江驰一个宿舍的,有他做眼线,还愁问不到江驰的行踪吗?这样可以给你们在学校制造更多的偶遇啊!”

季晚宁没说话,虽然她很不屑这种行为,但心底已经默认并且支持。

江驰以前是单身,身边也没有暧昧的女性,所以不管他以前怎么对她冷淡,她都能接受。

如今的趋势对她很不利,她必须要想办法,让他跟那个女人分手!

顾雪柔见她沉默,心里忍不住骂道,装什么装,跟个傻逼似的!

季晚宁虽然是校花,但人缘很一般,主要是性格太傲了,好像谁都看不起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她难以相处,所以对她敬而远之。



想通了这一切,凌月也释然了,顺手把三明治和牛奶放微波炉热了下。

从厨房出来时,江驰也走出了卫生间,他穿上了衣服,白T恤,黑色宽松运动裤,整个人干净清爽。

黑发错落有致,那张脸依旧好看的不可思议,表情又奶又乖。

话说回来,这小子还挺有料,脸蛋和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凌月有些窘迫,正不知怎么面对,江驰却弯着眼睛,笑着叫了声:“姐姐~早啊。”

他的表情特别自然,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既然他不尴尬,凌月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了,反正被看的又不是她。

怎么说她也二十多岁了,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社会人了,怎么能遇事表现的比十几岁的少年还慌张呢?

“早。”凌月稳了稳心神,面色如常地打了招呼,“怎么起得这么早啊,现在不是放暑假吗?”

每次放假,凌阳可是不睡到自然醒绝不起床,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更是摆烂彻底。

“我在外找了份暑假工,今天是周一,需要上班。”江驰解释。

啧,还挺懂事儿,现在都知道打工挣钱了。听说江驰家条件不错,高中时还有跑车送他上学,当时把凌阳羡慕的不行。

家里这么有钱还这么上进,果然比你优秀的人也比你努力。

人最怕对比,想到这凌月恨不得把自家不成器的弟弟拖起来打一顿。

“餐桌有早餐,你先去吃点。一会儿你跟我车走,我送你到附近的地铁站。”

“嗯。”江驰很乖地应声。

大学刚毕业,凌父给凌月买了车,本来是给她上下班用的,但凌月不太喜欢开车,她现在租的房子距离公司只有两站地铁的距离,坐地铁更方便些,偶尔出门或者回家才会开车。

凌月平时不怎么化妆,稍稍打理一下头发,简单的涂个口红,所以收拾起来很快,不需要多长时间。

离家最近的地铁站,开车需要十几分钟。

凌月觉得一路上两人坐车上一句话不说也很尬,于是随便找了个话题:“江驰,你大学读的哪个学校啊?”

“海城大学。”

“这么巧,我就是海城大学毕业的。”凌月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会跟凌阳上同一所学校呢。”

江驰她不太了解,但凌阳可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有这个机会巴不得离家越远越好,心高气傲地填了帝京大学。最后,还真被帝京大学录取了。

这两人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好兄弟,没想到大学却不在一个城市。

“初中高中就在一个学校,大学再在一起,我怕真有人怀疑我们的关系了。”江驰开玩笑道。

凌月被逗笑了,心想现在的孩子还挺幽默。

江驰偷偷看了看她好看的侧脸,视线定格在她微翘的红唇上,又迅速移转目光,微不可闻地补了一句,“而且……我喜欢海城大学。”

凌月没听清,专心致志地开车。

很快到了地铁站,车子靠路边停下。

“姐姐,我能加你微信吗?虽然还没开学,但我们也算是校友了。到时有什么不懂的,我想请教你。”临下车时,江驰提了这个要求。

他的表情特别诚恳真挚,眼神纯净,不含有一丝杂质。

加微信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对方又是弟弟的同学。

凌月压根没多想,点开微信二维码:“可以啊,你扫我。”

车子逐渐远去。

江驰下车之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微风吹起他额角的碎发,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

凌月自幼喜欢画画,现在是星火动漫公司的签约画师。

这家公司刚成立三年,员工都是年轻人,团队氛围比较融洽。

凌月踩着点进了公司,参加过周一例会后,正式投入到工作中,继续画着没有完成的画稿。

她画画的时候特别认真专注,完全沉浸到绘画的世界中,享受着将脑海中的世界呈现在纸上的感觉。

一上午都没看手机,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刷了下朋友圈,发现微信通讯录有个红色的1,这才想起早上江驰加她为好友的事情。

当时她忙着开车,手机放在一旁,忘记点了同意。

江驰的微信昵称就是他的本名,头像是午夜深蓝的天空,天空中坠着一轮新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凌月添加对方为好友后,忍不住点进了他的朋友圈。

估计之前学业繁重的缘故,江驰没发过几条动态,只发了一些风景照或者学校角落的照片,一张自拍都没有。

凌月稍微滑动几下没有继续往下看,为表歉意,打开聊天对话框发了个萌萌的小兔子打招呼的表情过去。

另一边,一上午在奶茶店打工的江驰总是心不在焉的,时不时偷看手机。

事出反常必有妖。

跟他一起打暑假工的傅文彬忍不住打趣道:“江驰,你今天怎么老看手机啊,该不会谈恋爱了吧?”

傅文彬家境普通,打暑假工也不过是为了能够减轻家里负担,毕竟大学学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说起来一把辛酸泪,他打工是为了生活,人家打工,是富家少爷体验生活。

前一秒江驰还在为凌月没有加他为好友而感到失落,下一秒却看见凌月同意了他的好友请求。

一瞬间,他的心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整个心思溢于脸上,唇角忍不住上扬,眸眼透着温柔的喜悦。

傅文彬见他这幅含情脉脉的模样,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不可置信道:“我靠,不会真谈恋爱了吧,是哪个妹子啊?”

他可太好奇了,迫切地想知道哪个女生能入得了江驰的法眼。

毕竟江驰在学校的人气高的离谱,经常有外校的女生组团到他们学校,只为看他一眼。

连高冷的校花都对他倾心,放低身段跟他表白,但他根本不为所动。别说谈恋爱了,他甚至都不怎么跟女生说话。

看见那个萌萌的表情包后,江驰斟酌着回些什么,想来想去发了个抱抱的表情。

他一心思考着回什么内容合适,压根没听清傅文彬的絮叨,只隐约听到妹这个词。

于是轻声纠正道:“是姐姐。”

傅文彬:“?”

什么意思?

不是谈恋爱,是跟姐姐聊天?

还是跟姐姐谈了恋爱?


“好久不见。”凌月神情自然地招呼,“这几天下班怎么没碰见你啊?”

“之前有点事,所以请了假。”江驰说。

“哦。”

“前几天我外公住院了,去医院照顾了他几天。”江驰又补充道。

嗯?这是在向她解释?意识到这一点,凌月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宋甜甜的存在,他们的聊天内容特别正常。

但对有着看丰富偶像剧和霸总小说经验的宋甜甜来说,还是嗅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氛围,她总觉得这男生看她家月月的表情有一点欲。

那种……占为己有的欲。

回到家,宋甜甜激动的不行:“月月,你跟那男生也太配了。你俩站在一起那简直是偶像剧画面,养眼的不得了!我决定了,我要为你们写一部小说,名字叫《漂亮姐姐和她的年下小狼狗》,怎么样?”

凌月起初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对她的评价不认同,纠正她的措辞:“什么小狼狗,他明明是小奶狗啊。”

宋甜甜猥琐地笑:“床下奶,床上狼啊!”

“……”

凌月后知后觉发现她被宋甜甜带坑里去了,无力反驳:“别闹了,他是我弟弟的同学。”

“是你弟弟的同学,又不是你弟弟!”宋甜甜大声提醒她。

凌月:“……”

这倒是事实。

“他比我小好几岁呢,就是一小男生。”想到这个现实,凌月有些惆怅,“对于他来说,我太老了。”

“老?天哪,美女,你平时不照镜子的吗?”宋甜甜恨铁不成钢,急得不行,“你这张脸不趁年轻时多谈几个男朋友简直浪费颜值啊。”

凌月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皮肤冷白,五官优越,身材更是极品,她是人群中一眼就会被人注意到的绝色。

大学军训时,宋甜甜第一次见到凌月时就感叹这女生太漂亮了。

后来她们被分到一个宿舍,她本以为像这样的美女,肯定高冷骄傲难以相处,没想到凌月却是一个只知道追动漫的二次元宅女,人设更是一个没什么心机的二货。

“是吗?”凌月对于自己的美貌倒没太多感触,一直纠结于年龄方面,“他和我弟一般大,会不会太小了?”

“小怎么了,其他地方不小就行了。现在都流行姐弟恋,弟弟才是真的香。只要成年了,那就冲!”宋甜甜越说越兴奋,“说实话,我连你俩的孩子是男是女都想好了……”

凌月:“……”

进展要不要这么快。

“我太欣慰了,我家月月终于开窍了。”

宋甜甜一副老母亲操碎了心的表情,感慨万千,“你知道吗,你以前除了画画,对什么事什么人都不感兴趣,连大学校草跟你表白你都没什么反应,我们曾一度怀疑你不喜欢男的。”

凌月很诧异:“你们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我记得我不是说过我喜欢男的吗?”

宋甜甜翻了翻白眼:“你那说的什么呀,我们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你倒好,来了个男的、活的。”

凌月:“……”

她有这样说吗?不记得了。

“没想到,你对刚才的男生却不一样。”

“?”凌月不以为意,“哪不一样了。”

“当然不一样啊,以前我要是说为你和谁谁写一部小说,你只会回一个字‘哦’,但你现在居然回这么多字,说明什么,说明这个男生在你心中是特殊的存在。”宋甜甜化身为福尔摩斯。

凌月:“……”

这是什么推理逻辑。

“月月,如果你真遇到让你心动的人,那就勇敢一点,千万不要错过了。”宋甜甜一改往日的大大咧咧,语重心长道,“将来有人照顾你,这样我离开也不会太担心了。”

“离开?”凌月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你去哪?”

“我辞职了……”沉默了片刻,宋甜甜知道瞒不住,实话实说,“我决定离开海城。”

凌月愣住了:“辞职就算了,为什么要离开海城?”

怪不得宋甜甜今天一反常态请她吃饭,饭桌上还说了好多大学时趣事,原来她已经决定离开海城了。

宋甜甜开始不正经地解释:“我觉得我肯定跟海城水土不服,大学是遇见渣男,工作是遇见奇葩,海城伤透了我的心。所以,我想换个地方生活。”

宋甜甜在大学期间谈过一个男朋友,对方劈腿被宋甜甜当场抓包,两人分分合合,一直到大学毕业才彻底断了。

毕业后的网恋又以失败告终。

“离开海城多久,以后还会来这边工作吗?”

“目前没这个打算,我爸妈在家里给我找了一份工作,他们就我一个女儿,我妈妈今年身体不太好,我也不想离他们太远。”

宋甜甜不是海城人,她的家乡在云城,离海城不算远,坐大巴两个小时就能到。

凌月没说话,心里很酸涩,无声地抱了抱她。

宋甜甜的人际关系不错,公司与她相处的不错的同事知道她要离职后,自发举行了聚餐,算是给她践行。

为了不耽误上班时间,特意选在了周五晚上,大家一起吃了饭之后,又去了一家KTV唱歌。

包厢内,宋甜甜深情演唱:“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旁边有同事开玩笑道:“宋甜甜,你还是走吧,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啊!”

闻言,宋甜甜吼得更大声,一边的同事做出夸张的表情,吐血的吐血,晕倒的晕倒。

凌月坐在角落的位置,拍着摇铃给现场助兴,喝了一些啤酒,起身想去上个厕所。

刚出包厢时,猛地看到隔壁包厢走出来一个眼熟的男生,尤其是那头黄毛特别扎眼。

黄毛男生显然也看到了她,愣了愣,震惊道:“我当哪个美女这么美呢,美的差点闪瞎我的狗眼。仔细一看,原来是我姐啊。姐,几天不见,你怎么又变漂亮了?”

眼前这个模样跟凌月有几分相似,气质却截然不同,看起来又痞又帅的男生就是凌月的弟弟凌阳。

凌月:“说人话。”

凌阳吊儿郎当的:“老姐,你怎么在这?”

“同事聚餐。”凌月没什么表情,“你呢,来这干嘛?”

凌阳大咧咧道:“江驰过生日,我喊了几个同学给他庆祝。江驰你知道吧,我特别铁的兄弟!”

过生日?

怎么没听他提起?

凌月问了个不适宜的问题:“他过几岁的生日?”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