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

精选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

司七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男女主角分别是恩宁楚黎川,作者“司七月”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看见她通红的脸颊,急忙偏头看向车窗外面。楚黎川低低笑了一声,声音低缓,“这样,今晚穿给我看。”恩宁捂住发热的脸,“才不要!”心里却漾起一丝甜蜜,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当晚,恩宁早早下班回家。她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画了一个淡淡的裸妆,涂上口红,又在房间点了香薰,关掉大灯,只留一盏小夜灯,换上睡裙,静静等待楚黎川回来。......

主角:恩宁楚黎川   更新:2024-02-22 21: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恩宁楚黎川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由网络作家“司七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男女主角分别是恩宁楚黎川,作者“司七月”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看见她通红的脸颊,急忙偏头看向车窗外面。楚黎川低低笑了一声,声音低缓,“这样,今晚穿给我看。”恩宁捂住发热的脸,“才不要!”心里却漾起一丝甜蜜,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当晚,恩宁早早下班回家。她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画了一个淡淡的裸妆,涂上口红,又在房间点了香薰,关掉大灯,只留一盏小夜灯,换上睡裙,静静等待楚黎川回来。......

《精选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精彩片段


她想了一夜,那个女人和楚黎川是什么关系?

难道楚黎川在她这里没有得到满足,便去外面找女人?

可那个女人的声音为何如此耳熟?

是她认识的人吗?

翌日晚上,楚黎川才回来。

他和恩宁说话,恩宁不理他,睡觉时,还在他们中间放了一个大枕头做三八线。

楚黎川也没再理恩宁。

直到次日早上,恩宁睁开眼睛,平躺在床上,对身旁的楚黎川说。

“你在外面有女人?”

“没有。”楚黎川回答得很平淡,不带丝毫犹豫。

“抱歉,就算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也不该干涉,我们说好互不干涉私生活!我日后不会在深夜给你打电话。只是你平时都是回来住,忽然没回来,有点担心你。”

楚黎川看得出来,恩宁说得云淡风轻,其实很想知道,接电话的女人是谁。

可他没办法解释和安然的关系。

“我有原则,不会婚内出轨!日后不回来住,我会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们现在是夫妻,我有义务向你报备行程。这事是我疏忽!”

恩宁没想到,楚黎川还有这个自觉。

虽然在这段即将离婚的关系里,报备行程显得有些多余,但恩宁没有拒绝。

望着男人俊美的侧脸,恩宁心口隐隐作痛。

还有三天,他们就要离婚了。

以后早上醒来,再也看不到这样好看的脸了。

恩宁默默起身,拿了今天要穿的衣服出去。

楚黎川也从床上起身,拉开衣柜拿西装,无意间看见一件黑色蕾丝边睡裙。

很修身性感的款式,上面还有淡淡的玫瑰香。

楚黎川微微挑眉,唇角扬起一道弧度。

送恩宁上班的路上,楚黎川偏头问恩宁,“睡裙为我买的?怎么没有穿给我看?”

恩宁顿时脸红,“谁,谁说为你买的!我才不要穿给你看。”

恩宁担心楚黎川看见她通红的脸颊,急忙偏头看向车窗外面。

楚黎川低低笑了一声,声音低缓,“这样,今晚穿给我看。”

恩宁捂住发热的脸,“才不要!”

心里却漾起一丝甜蜜,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当晚,恩宁早早下班回家。

她洗了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画了一个淡淡的裸妆,涂上口红,又在房间点了香薰,关掉大灯,只留一盏小夜灯,换上睡裙,静静等待楚黎川回来。

可等到晚上十点半,只等来楚黎川一通电话。

“最近几天有事,不能回去了!”

“哦。”恩宁没有问他什么事,只说,“最近天气反复,记得加减衣物,按时吃饭。”

“嗯,你也是。”

楚黎川挂断电话,从书房出来下楼,安然和楚羿洋已经准备好行李箱。

楚羿洋坐在沙发上,晃着腿,一脸恹恹的,“爹地,我忽然不想去了。”

安然悄悄拽了楚羿洋一下,笑着对楚黎川说,“黎川,小孩子就是这样反复!等明天早上很可能又想去了!我们机票都买好了,国外的酒店也定好了!”

“洋洋,你不是一直想和爹地一起去最大的迪士尼玩吗?”安然对楚羿洋灿然一笑,楚羿洋叹口气。

“好了啦,都听妈咪的!”

“黎川,我们走吧。”安然笑得纯净温柔,心里的小算盘却打得劈啪作响。

他们一家三口去国外玩,外面那个女人肯定会闹情绪。

楚黎川最讨厌女人闹,铁定对那女人失去兴趣!

楚黎川单手抱起楚羿洋上车。

他不禁想起欣欣。

欣欣还没有去过迪士尼,有机会应该带欣欣去玩一次。


房门打开,欣欣扑上来,身后站着身材高挺的楚黎川。

恩宁紧紧抱着女儿,问楚黎川门锁怎么回事?

“出去了一趟,你电话又打不通,就叫了开锁公司。”楚黎川言简意赅说。

恩宁很想投诉开锁公司,怎么随便换别人家门锁,可是想到她和楚黎川有结婚证,只能压下这口气。

她心有余悸地抱了抱欣欣,想去煮晚饭,欣欣却告诉她已经和叔叔吃过了,还给她打包了晚餐。

“有妈妈最爱吃的油焖大虾哦!”欣欣贴在恩宁耳边,笑嘻嘻小声说,“叔叔好好,欣欣很喜欢叔叔。”

恩宁看向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玩手机的冷峻男人,心口漫开一股暖意。

但这感觉刚冒头,就被她压回去了。

吃完晚饭,恩宁抱着水杯喝了两大杯水。

为了白天工作不上厕所,她一整天没喝水。

楚黎川终于收了手机,脸色沉冷,问恩宁的手机为何一直打不通?

“啊?是吗?不会吧!”恩宁装模作样拿出手机,“是不是坏了,要不……你现在打试试?”

恩宁急忙将楚黎川的号码从黑名单拉回来,还备注了名字“一万八”。

楚黎川也算是她花了一万八雇来的一个月老公,这个名字和他很搭。

楚黎川没有打电话印证,而是质问恩宁,为何让欣欣这么小的孩子放学一个人回家?

“赚钱有孩子的安全重要吗?”

恩宁说不出话来。

欣欣怕他们吵架,奶声奶气说,“叔叔,不要生气!妈妈带欣欣走过很多次,欣欣可以一个人回家。”

“你们幼稚园老师也不负责,没有家长也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家。”楚黎川实在不能理解,怎么有如此不负责任的母亲和学校?

“草莓老师说,欣欣长大了,很厉害,能一个人回家。”欣欣不懂楚黎川在气什么,懵懵懂懂地眨巴着大眼睛。

恩宁全程没说话,将脏衣服丢入洗衣机,又收拾了一遍房间。

当初她租这个房子,特意选择在幼稚园旁边,不用过道,车也少,方便她来不及接女儿放学,她能一个人回家。

如果可以,她又何尝不想每天接送欣欣,时时刻刻陪在女儿身边?

可她还要赚钱,给女儿攒手术费。

恩宁揉了揉发酸的眼角,笑着夸赞欣欣今天好棒,可以自己回家了!

然后又问楚黎川换门锁花了多少钱?

楚黎川看都不看恩宁,语气也不好,“一万七,转账还是现金?”

恩宁的唇角抽了抽,“其实我一直觉得密码锁不太安全,欣欣还小,容易被坏人诱哄泄漏密码,不如原来的门锁安全。”

楚黎川默了默,拉着恩宁出门,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下,录入恩宁和欣欣的指纹。

“现在已经换成指纹加密码,安全了!”

楚黎川说着,也将自己的指纹录了进去,恩宁拦都拦不住。

“你这样不好吧?这是我家!”恩宁有点生气了。

“我买的锁,我有使用权。”楚黎川冷声说。

恩宁,“……”

楚黎川进门,恩宁跟在后面,问他为什么还在这里不离开?

楚黎川忽略她的逐客令,警告恩宁,明天必须亲自接欣欣放学。

“既然生了,你就应该做个称职的母亲。”

恩宁点点头,“你说的对。”

然而第二天,楚黎川忙完工作从帝都飞回来,欣欣依旧是一个人回家。

楚黎川给恩宁打电话,打了好几遍,那头才接通。

里面有呼呼的风声,恩宁的声音显得十分渺小。

“你说什么?大点声……听不清……”

“我问你,在哪儿!”楚黎川加重语气,可恩宁还在问他说什么?

楚黎川挂断电话,对欣欣说话的语气当即变得十分柔和,“欣欣,明天叔叔早点回来,接你放学。”

欣欣高兴地笑起来,“叔叔,真的吗?”

恩宁今天依旧天黑了才回来。

楚黎川今天没有给恩宁买晚餐,算是对她不听话的惩罚。

恩宁也不在意,揉着僵硬的颈椎,累得一句话不想说,去厨房煮了一包方便面。

楚黎川坐在沙发上,扒拉着手机,时不时抬头看向吃面的恩宁,脸色很不好看。

欣欣抱着拼接机器人来找恩宁,恩宁点了点说明书,让她自己看。

欣欣有些失落,撅着小嘴。

楚黎川招呼欣欣到他身边来。

这种机器人,他儿子也有几个,不过款式高级,做工更精良。

而欣欣的机器人,一看就是地摊货。

楚黎川三两下拼好机器人。

欣欣欢喜不已,拍着小巴掌,“叔叔好厉害!妈妈都不会拼这个。”

楚黎川揉了揉欣欣的小脑袋,“欣欣喜欢机器人?”

欣欣点头,“超喜欢。”

“女孩子不是都喜欢洋娃娃吗?”楚黎川问。

欣欣抿嘴一笑,“洋娃娃好幼稚的,欣欣喜欢机器人,僵尸,有个性的玩具。”

楚黎川,“……”

“欣欣都喜欢什么?”楚黎川拿起手机,点开几款高级玩具。

欣欣看着琳琅满目的图片,高兴地指了好几个,“这些都喜欢,可是好贵的,欣欣看看就好。”

楚黎川又揉了揉欣欣的小脑袋,将欣欣喜欢的玩具全部加入购物车,然后付款。

“叔叔送给欣欣吗?”欣欣难以置信地张大小嘴巴。

“只要欣欣喜欢。”楚黎川笑得柔和,完全不似平日里杀伐果断,人人畏惧的修罗楚。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欣欣就是说不出的喜欢。

或许是可怜欣欣的身世吧?

“叔叔对欣欣太好了!”欣欣高兴得咯咯笑,声音清脆悦耳,像个能涤荡心灵的小天使。

楚黎川忽然有一个冲动,想要守护欣欣的笑容一辈子。

让她一直开心快乐,无忧无虑。

他让欣欣去睡觉,欣欣却说还要点红心,拿出一部老旧手机,点开一个直播。

“不然舅妈会不高兴。”欣欣竹笋般嫩白的小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起来。

一看就是经常做。

直播里的人正是何月和池安,何月一口一个“我老公”,笑得甜蜜又温柔,全然不似之前的歇斯底里。

池安倒是没什么改变,表情淡淡的,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还告诉粉丝不用送礼物,只要买商品就好。

应该是何月在桌子下踹了池安一脚,池安表情有些吃痛,谎称去排单,一瘸一拐走了。

“欣欣,舅妈是不是对你很不好?”楚黎川问。

欣欣摇摇头,“没有啦,是欣欣不乖,总是惹舅妈生气。”

楚黎川看着乖巧懂事的欣欣,心底生出一个念头。

若欣欣是他的女儿该多好?

他一定让欣欣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欣欣见过爸爸吗?”楚黎川忽然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为何狠心抛弃如此可爱漂亮的女儿?

欣欣摇头,两个马尾辫甩来甩去,“妈妈说,爸爸死了。”

“死了?”

“嗯,死的很惨,被大货车压死了。”

楚黎川,“……”


她想要推开楚黎川,可在他吻下来时,竟忘了反抗,脑海里只有纠缠的气息,起起伏伏,难舍难分。

卧室里的气温不住升高,空气稀薄,让人呼吸窒闷。

就在恩宁快窒息时,楚黎川终于放开了她。

他喘着粗气,额头抵着恩宁的额头。

女孩青涩甜美的味道,让他差点失去控制彻底沦陷。

这一刻,他很想要她。

但他不想沦为被攻陷的猎物,沉声问恩宁,“找我结婚时,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恩宁“嗯?”了一声,“你不是楚黎川吗?”

她也喘着粗气,心跳飞快,好似随时能从喉口飞出来,目光迷蒙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楚黎川。

楚黎川猜不透,恩宁是不是在故意装糊涂,“帝都楚氏集团不知道?”

“干什么的?”

楚黎川,“……”

“你知道你家那片的开发商,是哪家公司旗下吗?”

恩宁摇头,“不知道!你知道?”

“楚氏集团旗下。”楚黎川说。

“哦,你家亲戚?”恩宁才反应过来,都姓楚。

楚黎川无语了,“嗯,远房亲属。”

恩宁“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楚黎川仔细端详恩宁好一会,问,“没什么想说的?”

恩宁不知道楚黎川想听她说什么,吞了吞空气,喉口干涩,“好重,我喘不上气了。”

楚黎川,“……”

他调整姿势,放开恩宁一些。

“我可以找亲属帮忙,拆迁时多分你家两套房。”楚黎川之前让恒跃老总多给恩宁家两套二百平大房子。

恩宁以为是沈一鸣所为,她和曹绘莲坚决反对签字,还把合同退了回去。

“还是不了!我不想麻烦你。”

“我们现在是夫妻,你总是和我这么生分!”楚黎川有点生气了。

“不是和你生分!就算我们是真正的夫妻,我也不会让你找亲属帮忙。这种事,亲戚帮不帮都会为难,还会在心里看不起你,觉得你给他们找麻烦。”

恩宁不想楚黎川被人轻看。

楚黎川不知该说什么了,揉了揉恩宁的头,故意弄乱她的长发。

他忽然又想吻恩宁了。

恩宁也很想吻楚黎川,他薄削的唇瓣,凉凉的,口感极好。

但她忍住了,小手死死揪着身下被子。

楚黎川的喉结滚动了下,低头靠近恩宁红透的耳朵,声线沙哑。

“想要吗?”

恩宁浑身一紧,唇瓣张了张。

“想不想?”楚黎川继续靠近,唇瓣轻轻在她柔软的耳廓厮磨。

恩宁的身体绷得更紧了,声音也是颤抖的,“不……不行!我们就要离婚了。”

“我们现在还是夫妻。”楚黎川握着恩宁纤细的手腕,固定在她头顶。

恩宁摇头,“不行的。”

楚黎川不想为难恩宁,终还是控制住了。

翻身下来,一手将恩宁揽入怀中。

恩宁刚要推开他,头顶上方传来男人霸道的声音。

“别乱动,抱一下。”

恩宁不动了,嗅着他身上专属的味道,心口又暖又涨。

“睡吧。”楚黎川压制住身体里的火,闭上眼睛。

恩宁被他抱的几乎窒息,但她没说话,也没动。

她有点舍不得推开他。

等离婚后,她再也抱不到楚黎川了。

想着,她慢慢抬起手,轻轻放在楚黎川性感的窄腰上。

就在恩宁以为楚黎川睡着时,他轻声问。

“当年,你应该很害怕吧?”

“什么?”恩宁没听懂。

“没什么。”楚黎川看得出来,恩宁对五年前的事很痛恨,才会和沈一鸣划清界限,那件事一定在她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那时她才十八岁,失身,被抓,怀孕,又被学校开除,一定很痛苦,很难熬。

楚黎川又抱紧恩宁一分。


“你厉害,你能言善辩!还有七天,BOSS和少夫人就会离婚,到时就能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少夫人根本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她会心甘情愿和BOSS离婚?呵!要我看,没那么容易!”周正讥诮地笑了一声。

“好了,你们俩不要一见面就吵!”苏雅适时出声,结束这场口水仗,“少夫人到底是BOSS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大于天!你们两个大男人,不要在背后议论一个女人!”

楚黎川被他们吵的心烦,转动办公椅,面朝偌大落地窗,看向灰蒙蒙的天空。

要下雨了。

他起身往外走,林放追上去,“BOSS,去哪儿?”

“回云城。”

云城那边此刻还是晴空。

恩宁和学生们在高塔上工作,远远看见三架直升飞机从头顶掠过。

女学生们依旧很兴奋,“这三架飞机,已经好几天没有路过我们这边了!”

直到飞机飞远了,再看不见踪影,女学生们还在议论,飞机里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前两天去体育场看过,三架飞机超级酷!附近还有黑衣保镖看守,不许外人靠近。”

“我听说是退役战机,但能开得起退役机的,肯定是超级大佬!”

“就是不知道,大佬每天傍晚飞来云城,上午飞走是在做什么?”

“在云城过夜,还能做什么?肯定是和小情人约会呀!”

女孩子们哈哈笑起来,一个个羡慕的不行。

“若有男人天天飞过来看我,我肯定幸福死!”

女孩们见恩宁不说话,纷纷问恩宁,“恩宁姐,你呢你呢?想不想有位大佬天天开飞机来看你?”

恩宁抿嘴笑,“姐妹们,醒醒吧,别做梦了!”

“哎呀,人生总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若天天有一位大佬不辞辛苦从远方飞过来看我,那一定是很爱我,对我用了真心!我也一定会死心塌地爱他,一辈子对他好。”恩宁道。

一群学生开始起哄,揶揄恩宁,“恩宁姐,快点给我发红包收买我,不然我去告诉姐夫,说你想找个开飞机的大佬!”

“你们这群叛徒!”

“哈哈哈……”

这时,恩宁手机响了,来电显示“一万八”。

这还是她储存这个号码后,第一次来电话。

按了接通键,里面传来男人磁性好听的声音,“在哪儿?”

“楞严寺。”

“怎么又去那里了?”

“西餐厅那边过几天开工。”

“你还真是闲不住。”

“有钱赚,干嘛闲着?”

“我去接你!”

楚黎川是带着欣欣一起来的,开着池安送的那辆白色大众。

恩宁顺着安全绳从高塔上下来,便看到……

古色古香的佛塔前,盛开艳丽的桃花树下,男人一袭黑衣,身材笔直颀长,小女孩穿着小白裙,圣洁无暇。

路过的灰衣僧人向他们行礼。

楚黎川虔诚回礼,欣欣也跟着学。

一阵轻风拂过,粉色的花瓣洋洋洒洒,美如画境。

禅意袅袅,岁月静好,大抵如此。

恩宁拿出手机,对着他们拍了一张照,那一瞬,和楚黎川遥不可及的距离,仿佛近了一分。

恩宁走过去,牵起欣欣的小手。

几个女学生路过,朝楚黎川挥手,大声喊,“姐夫好,姐夫好。”

她们又和欣欣问好,欣欣很懂礼貌,脆声喊着,“姐姐好。”

逗得几个女学生欢喜的不行,对恩宁投来羡慕的目光,“恩宁姐,一家三口好幸福。”

恩宁脸颊发热,笑了笑,抱着欣欣上车。

楚黎川启动车子,缓缓走下半山腰的坡道,在路过恩宁粉色电动车时,恩宁开口道。


楚黎川只觉有什么东西在耳边炸开,脑海一片空白。

“唐爷爷从没见你对谁如此上心过,若真是你的孩子,你打算带那孩子回楚家吗?你爷爷喜欢女孩,一定很高兴。”

楚黎川捏着手里的报告单,目光复杂。

他倒是很希望欣欣是他的女儿!

可他这辈子,只在五年前碰过安然一个女人,他们有个儿子叫楚羿洋。

欣欣怎么可能是他女儿!

“不是。”楚黎川从紧抿的唇齿内,生硬吐出两个字。

唐老爷子很惋惜,“那就是巧合了!虽然楚家遗传心脏病很罕见,世上也不是没有相同病例!”

“唐爷爷,这件事不要外泄,我不想外人知晓欣欣的事。”楚黎川说。

“放心,我会和几位专家交代清楚,我们过来是楚氏集团赞助的义诊!正好遇见欣欣这个病例。”唐老爷子明白楚黎川的顾虑。

虽然他和安然一直没有结婚,但整个楚家早将安然当成儿媳。

若被人知晓,楚黎川在云城对一个小女孩格外偏爱,不管对孩子,还是孩子母亲都很不利。

唐老爷子又说了欣欣的病情。

“那孩子年纪太小,暂时只能保守治疗,一定要避免再次发病,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一点,孩子先天不足,应该是个早产儿!日后需精心调养,尽量弥补不足,否则等到能手术的年纪,身体底子差会增大手术风险。”

楚黎川眉心一沉。

洋洋也是早产,也是先天不足。

还真是有缘!

俩人聊完,楚黎川回去时,欣欣已从监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

欣欣正在输液,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看隔壁床小哥哥打针。

那男孩长得又胖又壮,不住哭喊不要打针,导致护士接连失手。

男孩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父母非但不怪自家孩子任性不听话,劈头盖脸骂护士手法不行,还对护士动了手。

楚黎川担心伤到欣欣,将欣欣护在怀里。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妈妈呢?”

欣欣是心脏病,身边离不开人!何况还在输液!

恩宁做事也太疏忽了!

“医生爷爷找妈妈谈话,妈妈和医生爷爷出去了!叔叔,欣欣长大了,欣欣可以一个人。”欣欣拍着胸脯说。

楚黎川疼惜地抱紧欣欣。

别人家的孩子生病,身边围满亲人,洋洋去医院更是前呼后拥,而欣欣只有自己,不禁愈发心疼欣欣。

恩宁从外面回来,高兴地对欣欣说,“我们欣欣运气真好!正好赶上帝都心脏方面的专家过来义诊,欣欣正好在义诊名单之内。”

“孩子生病,怎么不住单独病房?这么吵,欣欣晚上怎么休息!”楚黎川的语气很不好,充满怨怼,仿佛恩宁是后妈似的。

“楚先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生病,都住在普通病房,有什么不对吗?”恩宁实在不喜欢楚黎川的不切实际,“你一直生活在云端吗?还是幻想里,住院都是单独病房?”

医院又不是她开的,说有病房就有吗?

现在医院床位紧张,很多患者没床位只能住走廊。

欣欣有病床,还是因为情况比较严重。

“我也想给女儿好的物质生活,让欣欣成为备受宠爱的小公主。”

恩宁垂下眼帘,忍住心口酸涩。

可她的能力,仅限于此。

恩宁不再理会楚黎川,安慰欣欣躺下休息。

隔壁床的老太太哄好她的大孙子,扯着嗓子喊了句,“嫌吵去住单间啊!没那本事就别嫌吵!”

楚黎川瞥了老太太一眼,脸色阴郁,径直走出病房。

不一会,几个护士进来,簇拥着欣欣,帮欣欣换了病房。

老太太撇撇嘴,阴阳怪气道,“哟,气不过去住单间了!一开始怎么不住单间?装什么大头蒜!”

“这位婆婆!我老公不用装,他就是有本事!你要是妒忌,你也住单间,别在这里酸。”恩宁抱着欣欣走出病房,正好楚黎川要进来,俩人差点撞个满怀。

楚黎川见恩宁在生气,从她怀里单手接过欣欣,一手举着输液瓶,“和一个老太太吵什么!”

“我老公,我说行,别人说不行!”恩宁拿着包,走向电梯。

楚黎川跟在后面,看着恩宁单薄笔直的背影,心里漾起一股暖意,目光也柔软了些许。

恩宁没看见楚黎川此刻的眼神,一直回消息,交代工作上的事。

无意间,恩宁看见一个陌生人加她,名字叫“江水”,以为是新客户,添加了好友。

但对方没说话,恩宁也没说话。

楚黎川换的不是普通单独病房,而是VIP病房。

堪称五星级酒店的病房,豪华至极,不但有单独卫生间浴室,还有茶水台和厨房。

“这间病房多少钱?”恩宁问。

楚黎川没理恩宁,将欣欣放在床上,打开电视,播放欣欣最喜欢的小猪佩奇。

“你现在没工作,不该大手大脚,就算家里有金山也早晚被挖空。”恩宁不想楚黎川为欣欣付出太多,那样只会亏欠他更多。

楚黎川总算理恩宁了,只是语气依旧不太友善,“正好有认识的战友,知道我老婆带孩子住院,帮忙安排了病房。”

我老婆……

恩宁的脸颊微微一热,“胡说什么?谁是你老婆?”

楚黎川挑了挑眉梢,走到恩宁面前,一本正经问,“你可以说我老公,我为什么不能说我老婆?”

“我才不是!”恩宁转身背对楚黎川,想帮欣欣收拾东西,一时间又不知如何下手。

“那你是什么?”楚黎川看着恩宁手足无措的样子,好整以暇问。

“我……”恩宁说不出话了。

“说啊,你是什么?”楚黎川贴近一步,拖着长音不依不饶。

“我什么都不是!你去陪欣欣看电视,我去洗水果!”恩宁推开楚黎川,拎着水果逃进厨房,摸了摸发烫的脖子。

她这是怎么了?

心跳怎么这么快?

恩宁按了按狂跳的心口,等情绪平稳下来,才端着洗好的水果出去。

曹绘莲来送晚饭,她炖了鸡汤,还有欣欣最喜欢吃的小馄饨。

她看见楚黎川陪着欣欣一起看动画片,俩人有说有笑,忍不住抿嘴笑,小声和恩宁说。

“没想到黎川和欣欣这么亲!宁宁,你选了个好老公!可要好好珍惜。”

“还有这间高级病房,我听说不是有钱就能住的,那得有人脉!病房这钱可不能让黎川出,我们家自己出。”

“嗯,我知道。”恩宁应了声,给欣欣盛了一碗鸡汤晾着。

“你以后对黎川好点,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好遇!”曹绘莲拽了拽恩宁。

恩宁悄悄看向楚黎川,他和欣欣在一起时,总是笑得眉目温和。

看得出来,楚黎川是真心喜欢欣欣。

恩宁的目光也变得温柔了,默默给楚黎川盛了一碗鸡汤。

“听见没有?”曹绘莲追着问。

“听到了,我一定对他好!”

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