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完整篇章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完整篇章

朽木囧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凌月江驰是古代言情《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朽木囧兮”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帅,比我帅的没我专一。”“姐,自家人给你提个醒,找男朋友就找我这样的,毕竟像我这样又帅又专一的好男人世上可不多了。”凌月:“我谢谢你。”挂断视频,凌月去洗了脸,躺床上沉思。未来姐夫?呵,她自己都没想过未来老公什么样,凌阳这臭小子倒是给她规划好了两点。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其妙联想到了江驰。......

主角:凌月江驰   更新:2024-02-12 2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月江驰的现代都市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完整篇章》,由网络作家“朽木囧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月江驰是古代言情《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朽木囧兮”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帅,比我帅的没我专一。”“姐,自家人给你提个醒,找男朋友就找我这样的,毕竟像我这样又帅又专一的好男人世上可不多了。”凌月:“我谢谢你。”挂断视频,凌月去洗了脸,躺床上沉思。未来姐夫?呵,她自己都没想过未来老公什么样,凌阳这臭小子倒是给她规划好了两点。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其妙联想到了江驰。......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完整篇章》精彩片段


凌月点开那张图片,发现是今天入学报到时被人偷拍的,她一时没明白要解释什么,于是也发了个问号过去。

下一秒,凌阳的视频聊天直接打了过来。

凌月点了接受。

“姐,你可真有意思!亲弟弟上学不闻不问,我兄弟上学你居然亲自送他去,呵呵哒!说,你俩什么关系,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凌阳噼里啪啦一顿输入。

凌月贴着面膜不太好讲话,于是揭开面膜。

若是平时鸡毛蒜皮的小事,她肯定懒得解释,但这事涉及到她的声誉,当然要说清楚。

“就海城大学是我的母校,我也想回去看看,然后江驰正好入学报到,我对海大比较熟悉,他现在也算是我的学弟,顺便帮个小忙而已,真没那么复杂。”

“只是这样?”凌阳表示怀疑。

“那还能怎样?”凌月丝毫不心虚,反问,“他不是你兄弟吗?”

“是我兄弟。”这一点,凌阳没否认,他对兄弟情一向很看重。

“是你兄弟,也算是我兄弟,照顾一下不过分吧?”

凌阳一噎,想想这两人是不太可能,但以防万一,还是提前打了个预防针。

“姐,虽然你一把年纪还没谈过男朋友,但我也不觉得你以后会嫁不出去。我呢,对我未来姐夫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有两点。”

“哪两点?”凌月倒是很想知道。

“第一,年纪不能比我小;第二,长得不能比我帅!”

凌月:“……”

这第一点还好理解,这第二点是为了什么。

“第一,我可不想对着年纪比我小的男人喊姐夫;

第二,姐,你是没谈过恋爱,不知道人心险恶,其实现在这个社会,长得越帅的男人越有渣的可能性!”

凌月:“所以你不渣是因为你丑?”

凌阳:“……”

凌阳对自己的外貌相当自信,自以为跟丑完全不搭边,毕竟从幼儿园就有小女孩追着他跑了,所以这话根本打击不了他,不能伤他分毫。

“我属于那个临界点,最特殊的那个。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比我专一的没我帅,比我帅的没我专一。”

“姐,自家人给你提个醒,找男朋友就找我这样的,毕竟像我这样又帅又专一的好男人世上可不多了。”

凌月:“我谢谢你。”

挂断视频,凌月去洗了脸,躺床上沉思。

未来姐夫?

呵,她自己都没想过未来老公什么样,凌阳这臭小子倒是给她规划好了两点。

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其妙联想到了江驰。

啧,这小孩两点都不符合啊。

不是,好端端的怎么又想起他了,一定是她身边没什么男性朋友的缘故,所以凌阳提到什么未来姐夫,她才联想起他。

再怎么说,她跟江驰也不太可能啊,这小孩刚上大学,未来会做什么事会变成什么人都是未知数。

他刚步入大学,她已进入社会。

他们根本走不到一起去。

接下来的一个月,江驰正式进入到军训中,巧合的是,凌月这个月也忙的不可开交。

公司最近跟某电影公司合作,准备制作一部动漫电影,她最近经常加班到很晚。

回到家,完全没心思想别的,基本都是洗过澡倒头就睡。

宋甜甜走后,房东又招来了新的合租室友。

凌月跟这个新室友没太多交集,见过一两次面,只知道她姓王,名字有些拗口,她没记住,貌似是应届生,大学刚毕业。

本来凌月也觉得这种关系挺好的,毕竟她也不想花时间去社交,奈何新室友这段时间经常带她男友回来过夜。

某天早上,凌月刚准备进卫生间,猛然看见一个陌生男人从里面跑出来,把她吓了一跳,新室友还有个习惯,喜欢往马桶里扔纸。

又是一个周六,周五晚上凌月加班到很晚才回来。

她特地留了纸条,希望新室友明天起来后动静小点。

凌月本打算周六好好睡一觉,谁知早上还是被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什么用力关门的声音,拖椅子、走路声、电视声、就像是故意似的,制造噪音。

实在难以入睡,起来后看到新室友盘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综艺,一边吃薯片,时而发出鹅叫一样的大笑声。

凌月忍着气走进卫生间,结果发现马桶又被扔了很多纸,水根本冲不下去,马桶又又又被堵了。

她本就有起床气,看见这个实在忍不了,于是去找新室友理论。

“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往马桶里扔纸吗,上次马桶已经被堵过一次了,是我找人修的。”

“堵了就堵了,你再找人修一次不就得了。”新室友完全没反应,看都不看一眼凌月,继续吃着薯片看电视。

小不忍则乱大谋!

凌月深吸一口气,试图跟新室友讲道理:“你自己弄堵的,我凭什么要找人修?还有,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带你男朋友回来过夜,他一个男的住在这里不方便。”

“大姐,你自己没有男朋友,还见不得别人有男朋友了?我跟我男朋友恩爱怎么了?我们就喜欢黏在一起,睡在一起!你管的着吗?”新室友理所应当。

凌月:“……”

电视上一群人做幼稚的游戏,正在为谁犯规的事吵得不可开交,跟智障一样。

凌月觉得特别吵,吵得她头疼,她一气之下,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新室友愣了愣,直接撒泼把手里的薯片砸了过来,扯着嗓子大喊:“你干嘛,你凭什么关我的电视!”

“这是合租,不是你家,你以为世界皆你妈都得惯着你吗?”凌月也不是软柿子,彻底来气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以为我年纪小,好欺负吗?”新室友站了起来,伸出手就要来扯凌月的头发,“我跟你拼了!!!”

凌月一脸懵逼,只能本能招架,两人撕扯着,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新室友像一根虚弱的小草一样跌坐在沙发上。

她一脸不可置信,脸上挂着泪,嚎啕大哭:“我要告诉我妈妈,我要告诉我男朋友,他们不会放过你!!!”

凌月:“……”

到底谁欺负谁啊!

这特么什么绝世巨婴!


“冒险什么?我们都聊了大半年了!”宋甜甜不以为然,“再说提前看照片还有什么惊喜啊,照片也会P啊。”

这倒也是,对方也不一定会发真实的照片。

“你说我明天穿什么衣服去好啊!”宋甜甜又开始烦恼起来。

接下来时间,宋甜甜开始她的个人时装秀。

凌月最后给她推荐了一条相对来说比较淑女的裙子,宋甜甜本意是穿的辣一些,但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折腾了一晚上,凌月总算能处理自己的事情了,临睡前刷了下朋友圈,却看见微信有新的红色提醒。

奇怪,她没有发朋友圈也没给别人点赞评论啊。

好奇地点开,却发现江驰评论了她的一条朋友圈动态。

那是五年前她刚注册微信发的第一条朋友圈。

当时刚玩微信,不知道发什么,于是凌月很憨憨地在朋友圈作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凌月!”

江驰就是在这条朋友圈下评论了对应的一句话:“你好,我叫江驰!”

凌月不是那种遇到什么事都会发朋友圈的人,但五年累积起来的动态也不少。

江驰居然给她的第一条朋友圈评论,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把她朋友圈所有的动态都看完了?

这小孩是不是闲着没事做,太无聊了?

凌月完全没多想,照常关灯睡觉,第二天按时起床,走出卧室看到宋甜甜化着精致的妆容瞪着眼睛一言不发地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凌月惊呆了:“你怎么起这么早?”

宋甜甜喜欢赖床,每天早上凌月都要喊她好几遍她才能从床上爬起来,今天居然破天荒起这么早,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我太兴奋了,醒了就睡不着了。”宋甜甜的精神看起来很亢奋,有点不太正常的样子,“月月,我今天看起来美不美?”

“……”凌月懒得理她,洗漱后背着包包准备出门上班。

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宋甜甜朝她摆了摆手:“亲爱的,我今晚可能不回来,你不要太羡慕哦!”

凌月:“……”

宋甜甜以‘追求她一生的幸福’为理由请了假,公司非常人性化地批准了。

凌月正常上班,偶尔给宋甜甜发了几条信息,不过宋甜甜都没回。

她心想估计宋甜甜正跟网恋男友美美的约会呢吧,还是不要太打扰她了。

到了下班时间,手机却收到了一条微信信息,本以为是宋甜甜发来的,没想到却是江驰。

江驰:姐姐,几点下班啊?

凌月:已经下班了,正在收拾东西

那边回了个萌萌的小熊收到的表情,凌月没再回复,收拾东西离开公司。

快要到地铁站的时候,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凌月转过身,意外地看到江驰站在她面前。

少年穿着白衬衫,脸上漾着浅笑,将一杯奶茶递了过来:“姐姐,这是我亲手做的奶茶,喝喝看甜不甜。”

凌月接过来,道了声谢。

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凌月打破了三点以后不喝奶茶的规定,很给面子的喝了几口。

啊,好久没喝奶茶了,怎么突然觉得奶茶这么好喝呢!

喝着喝着,想起他刚才说的亲手做的奶茶,于是随口问道:“你在奶茶店做暑假工吗?”

“嗯。”江驰点头,“就在附近,店名叫碰撞。姐姐,你有机会来店里坐坐,我给你做奶茶呀。”

不是吧,这家奶茶店不就是宋甜甜昨天要带她去看帅哥的那家吗?

难道宋甜甜想看的帅哥就是江驰?

联想到江驰的颜值,凌月觉得非常有这可能。

“我工作的地方离这家店不远,我们同事经常去附近吃饭。”

“是吗,看来我跟姐姐还挺有缘分。”江驰笑了笑。

凌月表情讪讪地,想到昨天去那家店差点闹出笑话,不免有些心虚。

两人一起走进地铁站,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期,地铁人特别多。

他们原本站在中间过道,结果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导致最后被挤到靠门的位置。

这个位置倒也好,凌月正好依靠着门与座位形成的三角空间,江驰握住一边的栏杆,与她面对面站着,将她与其他人隔绝开来。

凌月:“?”

这种站位是不是有点尴尬?算了,总比跟一不认识的人面对面站着好。

地铁疾驰行驶,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声响。

距离这么近,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年身上独有的气息。

像是淡淡的薄荷味,很好闻。

他比她高近一个头,凌月下意识抬头,看到他完美的下颌线。

似乎感受到被注视的目光,江驰也正好垂下眼,随后,凌月撞进那双黑亮清澈的眸眼中。

空气似乎凝滞了。

凌月眨了眨眼,为了掩饰尴尬,赶紧转移视线,低头故作不在意地喝了口奶茶。

江驰注意到她的动作,轻轻勾了勾唇角。

地铁沿站停下,周围安静下来,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说话声,像是故意逗她似的,江驰低头靠在她耳侧,轻声道:“姐姐,你还没告诉我,奶茶甜不甜呢?”

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少年独有的好听的嗓音环绕在她脑中。

像是一只小猫挠着她的心。

“啊?”凌月慢半拍地啊了声。

地铁再次行驶,掩盖了她小鹿乱撞的心跳。

下一站到站,临走时,凌月缓了缓心绪,面色如常地道:“我到了,谢谢你的奶茶,改天有时间我再请你喝东西。”

“嗯。”江驰轻轻应声。

出地铁站的时候,凌月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她刚才是被撩了吗?

被一个弟弟撩了?

不是,被撩就算了,为什么她反应这么大,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已经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心跳加快了,都说在心动的男生面前才会心跳加速,难道她对他心动了?

凌月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现在看来,莫非她喜欢年纪小的?

喜欢年纪小的其实也没什么不行。

问题是这人不能是她亲弟的同学吧,毕竟凌阳在他心里就一小屁孩。

再说江驰不可能对她有什么心思吧,这个年纪的男生喜欢恶作剧,或许只是他的恶作剧罢了。

凌月在心里提醒自己——冷静!他!还!是!个!孩!子!


李青青哆嗦了一下,本想阻止,但江驰身上散发的寒意还是让她退缩了。

江驰蹲下身,打横抱起了凌月,柔声安慰:“姐姐,别怕。”

凌月眨了眨眼睛,朦胧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江驰?

是江驰吗?

眼看着江驰抱着凌月离开,李青青当然不甘心,忙出去找平头男。

“黑哥,你怎么还在这啊,我表姐刚被人带走了,你快跟上去,他们应该还没走远!”李青青心急如焚,生怕凌月得救了。

平头男捂着生疼的手背,心里正憋着一股怨气,听到李青青说的话,直接一脚踹过去:“贱人,你不要命我还想要命呢,我警告你,三天之内还钱,一分都不能少,你要是还不上钱,老子把你卖到非洲去!”

李青青跌倒在地上,一脸铁青。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带走凌月的到底是什么人?

-

唐飞起身想去喊江驰来喝酒,一抬头却看到江驰抱着凌月出来,纳闷道:“江驰怎么抱着大嫂?大嫂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这是突然生病了吗?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慰问一下?”

程柯白了他一眼:“你个傻逼,人家玩情趣,你追上当电灯泡去干嘛?”

唐飞想了想,确实有道理,于是坐下来继续喝酒。

江驰不在,三人说话也不避讳,宋一鸣忍不住八卦起来:“你们知道海大的校草是谁吗?”

程柯:“废话,江驰啊,海大的都知道。”

每次他们宿舍几个一起出门,好家伙,那叫一个风光,跟明星一样,吸引学校好多女生的目光。

有些女生甚至通过故意接近他们宿舍其他人想要江驰的微信号。

宋一鸣又问:“那你们知道海大的校花是谁吗?”

唐飞抢答:“舞蹈系的季晚宁,那身段真是销魂,就是人很清高,上次我在学校看到她跟她打招呼,人眼皮抬都不带抬一下。”

宋一鸣笑道:“她理你才怪呢,我们凡人哪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季大校花的眼里只有校草,你们知道校花和校草什么关系吗?”

唐飞好奇:“什么关系?”

宋一鸣神秘兮兮道,用词极为夸张:“三世情缘!”

程柯吐槽:“什么玩意儿?这是演古偶剧呢?”

宋一鸣解释:“就是初中、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学校,传闻说这两人青梅竹马,季大校花一直对江驰穷追不舍,不过江驰一直没同意。”

程柯:“俗话说竹马抵不过天降,我投大嫂一票。”

唐飞表示赞同:“大嫂跟季大校花比起来,还是大嫂漂亮,我选大嫂!”

……

凌月躺在床上,眼波流转。

她本就长得极美,这样的状态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魅惑人心。

因为热,她不停地想脱衣服,衬衫领口滑落下来,露出雪白的肩胛骨。

江驰觉得嗓子发干,迅速别开眼,伸出手想把她衣服理好。

凌月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抓住他的手,用他的手抚摸自己发烫的脸颊。

“姐姐,我不想趁人之危,不过如果你再这样,我不能保证还能再控制住自己。”江驰喃喃自语,眼神痴迷,修长的手指轻轻摸着她的脸颊,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样。

她的皮肤光滑柔嫩,摸起来很舒服。

手指轻扣她的下巴,江驰注视着那张好看的如花瓣一样的唇。

如果现在偷亲一下姐姐,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江驰慢慢地低头,却在离那张唇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停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