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阅读竹马不及天降:备胎幡然醒悟

完整作品阅读竹马不及天降:备胎幡然醒悟

赛博居士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竹马不及天降:备胎幡然醒悟》是作者““赛博居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幼雪方州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踮起脚,让自己能够够得着他肩,然后小手拍了拍方州的肩膀。“咱们一起加过好友,打过游戏,熬过夜,那就是拜了把子的。”“我当然要罩着你的,不让别人欺负你。”说着,她还学鲁智深那样豪气干云地拍拍胸膛,结果小手被多余的脂肪弹开了。这姑娘.....虎的不是一点两点吧?方州忽然想到,前世她第一次揍苏幼雪时,是不是也因为这个理由。......

主角:苏幼雪方州   更新:2024-02-12 2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幼雪方州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阅读竹马不及天降:备胎幡然醒悟》,由网络作家“赛博居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竹马不及天降:备胎幡然醒悟》是作者““赛博居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幼雪方州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踮起脚,让自己能够够得着他肩,然后小手拍了拍方州的肩膀。“咱们一起加过好友,打过游戏,熬过夜,那就是拜了把子的。”“我当然要罩着你的,不让别人欺负你。”说着,她还学鲁智深那样豪气干云地拍拍胸膛,结果小手被多余的脂肪弹开了。这姑娘.....虎的不是一点两点吧?方州忽然想到,前世她第一次揍苏幼雪时,是不是也因为这个理由。......

《完整作品阅读竹马不及天降:备胎幡然醒悟》精彩片段


苏幼雪拦着方州不让走。

一时间方州进退维谷,走也不好走,退也不好退。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时。

一只罪恶的小手,悄悄地伸到苏幼雪脑门上,握指成拳。

咚!

小拳头一下子敲下去。

“啊!!”

苏幼雪吃痛地抱着头,无措地转身,眼眶里泛起一层朦胧水雾:“你,你干什么打我?!”

楚楚可怜的模样,娇滴滴的声音,顿时激发了现场不少男生的保护欲。

一个个摩拳擦掌,刚想挺身而出,可看到打人的是陈晚柠,又悻悻然地缩了缩脖子。

别闹,那可是一脚能把小混混踢进医院的霸王花,谁敢惹?

“小祖宗,你打她干什么?”

方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一跳,赶紧上前拉着陈晚柠,把她护到身后。

倒不是说放不下苏幼雪,或者还有念想,只是打人这事可小可大,他怕给陈晚柠惹麻烦。

但转念一想,前世这小祖宗也没少揍苏幼雪。

上辈子每次陈晚柠揍完苏幼雪,苏幼雪就哭着跑去跟方州告状,方州就去训她。

每次方州一训她,陈晚柠就态度诚恳,积极认错。

然后....再抹黑把苏幼雪揍一顿。

苏幼雪再打小报告,她就再认错,然后再揍一顿。

主打一个“积极认错,死不悔改”。

好在陈晚柠每次下手都有分寸,家庭背景也不俗,父亲是金陵城身价十位数的大老板,虽然父女之间有嫌隙,但毕竟是亲生的,每次都会替她善后。

闻言,陈晚柠从方州身后探出小脑袋,指了指方州,又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他,我罩的,不让你欺负。”

苏幼雪泫然欲泣,美目悲愤地盯着方州,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倒是说句话啊”。

“抱歉。”

方州歉然地说了句,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轻轻压在文学社的台桌上,算是给她的医药费。

然后拉起陈晚柠的袖口,匆匆把这个小虎妞拉离案发现场。

苏幼雪看看方州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桌上的两张百元钞,眼睛忽然一红,泪水不争气地溢出眼眶。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以前父母惯着她,长辈宠着她,朋友喜欢她,方州更是把她当成掌心宝,对她唯命是从,百依百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

“幼雪,你怎么哭了?”

姗姗来迟的徐薇看见苏幼雪在哭,连忙上前询问情况。

她俩都是文学社的新生干事,刚才她就去社里拿了下登记表,回来时苏幼雪已经哭成泪人。

“薇薇,方州他变了,他以前绝对不会这样对我的,陈晚柠敲我头,他都不帮我说话,就是故意气我!”

苏幼雪噙着泪,银牙轻咬,呼吸急促,越想越觉得委屈。

刚才方州看她的眼神,隐隐还有些反感,好像她是什么惹人嫌的东西一样。

一直以来苏幼雪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好女孩。

哪怕不是真的喜欢方州,她也从来没有把话说死,而是一次次给他机会,让他能够接近自己、照顾自己、陪伴自己,给了他光明和动力。

可方州呢,不仅不知道感恩,还恩将仇报。

“这也太过分了吧,不就是之前闹了点矛盾,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欺负你?”

“不行!我今天必须出口气!”

徐薇拿出手机对方州就是一顿口诛笔伐。

苏幼雪越想越觉得委屈。

想了下,她也掏出手机,在联系人里找到“爸爸”拨过去。

“怎么了幼雪?”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

闻言苏幼雪哭腔道:“爸,方州他欺负我!”

当即把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

另一边。

方州拉着陈晚柠一路小跑,离开案发现场。

直到来到男女生宿舍楼的分岔路口才停下。

“你刚才打她干什么?”

方州松开陈晚柠的衣袖,语气略微无奈。

陈晚柠走到方州面前,轻轻踮起脚,让自己能够够得着他肩,然后小手拍了拍方州的肩膀。

“咱们一起加过好友,打过游戏,熬过夜,那就是拜了把子的。”

“我当然要罩着你的,不让别人欺负你。”

说着,她还学鲁智深那样豪气干云地拍拍胸膛,结果小手被多余的脂肪弹开了。

这姑娘.....虎的不是一点两点吧?

方州忽然想到,前世她第一次揍苏幼雪时,是不是也因为这个理由。

至于后来有没有掺杂一点个人恩怨,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想来多少是有亿点点的吧。

方州忍俊不禁,被这个无敌的理由说服了,打趣道:

“好哦,柠姐威武,以后全靠柠姐罩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方州随口打趣的一句话,陈晚柠却当真了,一句“柠姐”顿时让她眉开眼笑。

马路上,她叉着腰,迎着风,“桀桀桀”笑得好像一只蜡笔小新。

看到这一幕,方州心中暗想:

这哪是什么大姐头,这明明就是个凶残小土豆。

就在这时,方州手机“滴滴滴”连响起来。

他打开手机一看,入目全是徐薇的信息——

“方州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幼雪不就是没有和你一起过生日嘛,不就是拒绝了你的礼物嘛,不就是和林默走了嘛,你就这样欺负她,还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气量?”

“女孩子晾你一次两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在考验你,你不会连这么一点考验都经不起吧。”

“就算幼雪有什么不对,但抛开事实不谈,你作为男生就没有一点错吗?”

方州身体一个趔趄。

这一拳,打得我猝不及防。

徐薇口中所谓的“考验”......

上辈子方州就以为苏幼雪是在考验他,一直苦苦坚持那么久,可结果呢。

青梅竹马十八年,不及天降十八天。

恋爱祖师爷童锦程说过,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明确的接受,就是拒绝。

以前的他嗤之以鼻,现在的他逐帧学习。

去特么的考验。

这世上只有国家和人民能够考验我!

好在上一世,方州是和“祖安钢琴家”对过线的人,很擅长应付这些无理取闹的垃圾话。

想了下,方州给徐薇回复一个终极必杀:?

当我打出“?”的时候,不是我有问题,而是我认为你有问题。

然后,又顺手把陈晚柠的备注改成【凶残小土豆】。

……

另一边。

原本斗志昂扬的徐薇,看到方州发来的一个“?”,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

不知怎么的,明明只是一个单纯的问号,可此时此景下,却有一种极致的嘲讽味道。

憋了一肚子的垃圾话无处宣泄,气得徐薇胸膛急剧起伏。


只听对面那头传来浑厚的男低音:


“喂,是方州吗?我是马若愚,聂老板给的号码。”

方州连忙回答:“是我。”

“那行,咱们见面详聊吧,我正好有事在金陵大学这边,学校南门有一家南山咖啡馆。”

“可以,见面聊。”

“见面聊。”

挂断电话,方州直奔学校南门的咖啡馆。

途中,他给林默回了一条信息:

【不客气,暂时帮我保管下】

……

与此同时,南山咖啡馆里。

挂断电话后,马若愚叹了口,身体后仰,重重倚在沙发的座椅上,闭目养神。

他...太累了。

这段时间一直和赵金兰明争暗斗,都盯着那综艺部长的位置。

然而,赵金兰有个有钱的夫家,自身也是副监制。

可他只有自己一个人,依靠年龄和资历,才一步一步熬到副监制。

体制内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因为年龄的原因,如果这一次不争,他恐怕再也没有机会。

赵金兰依靠一档引进的《音为有你》节目,收视率一直稳如泰山。

反观他,虽然有资历,但手上没有一部让人记住的作品。

如果他也能有一部爆款作品,凭他的资历,部长的位置早就是他的了。

这段时间,马若愚几乎把自己能用上的资源都用上,想要弥补上短板。

可原创了好几个节目,全部都是不温不火,最好的成绩连《音为有你》一半的收视率都没有。

他也想过引进国外爆火综艺。

可那些爆款的引进费用,一个个全是天价,根本轮不到他。

渐渐的,他感到绝望了。

都说教育具有延后性。

这一刻,他终于深切感受到,初中《陈情表》里的那句“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感觉了。

每个家庭,每个家族,第一代走出来的人都太难了。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荣光集团的聂有容忽然给他打电话,说是有人想和他合作。

本来他还有点期待,可当得知对方只是一个大学生,而且还是大一新生时,马若愚心中的那点期待又熄灭了。

估计又是个想进电视台的富家子弟吧,企图从他这儿找关系呢。

他本来不想来的,可碍于聂有容的面子,只能过来打发一下。

“你好,请问是马若愚先生吗?”

忽然,有人敲了敲他面前的桌子。

马若愚睁开眼睛,一个俊朗的年轻人映入眼帘。

“方州?”

看到眼前的年轻人,马若愚开口问道。

方州轻轻颔首:“是我,您是马若愚马老师吧?”

凡是传媒行业的,一律按老师称呼准没错。

“嗯,坐吧!”

马若愚点了下头,伸手招来服务员:“麻烦再来一杯香草拿铁。”

“好的,请稍等。”

不一会儿,一杯奶香四溢的香草拿铁端到方州面前。

“方同学是金陵大学的大一新生吧?”

当即,马若愚有一茬没一茬地和方州聊起来,权当是应付聂有容的人情。

方州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思绪却落在对方名字上。

马若愚?

大智若愚。

所以马若愚=马大智。

他父母给他起这个名字时,应该是希望他能机智的一批吧。

很多时候,长辈给孩子起名都会寄托一种感情。

例如刘备的两个儿子,刘封刘禅,合起来就是封禅,想当老大的意图昭然若揭。

孙吴的两个孩子,孙权孙策,合起来就是权策,听起来就很不老实。

跟他们比起来,曹氏一族的名字则寄托着更为坦诚的美好感情。



虽然带刺,但也是玫瑰啊。

结果这朵玫瑰,自己人还没来得及摘,却被方州捷足先登,连土都给挖走了。

一时间,不少男生看方州的眼神,就仿佛高圆圆粉丝看赵又廷的眼神(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土木系秃顶的中年老师走进课堂。

直到这时,周围那实质性的目光才稍微缓和一些。

很快,中年老师在讲台上开始讲课,一大堆专业名词听得方州云里雾里的。

前世他一直很好奇,陈晚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学土木?

直到某一次陈晚柠喝醉了,方州才知道真相。

原来陈晚柠学土木的初衷,只是想离开那个所谓的“家”。

因为学习土木,毕业后能去国企施工单位,然后申请出国外派。

这样家里人就很难找到她,干几年后就能拥有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然后买房买车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如果换个时代,她一定就是张雪峰老师口中的“土木奇才”。



隔行如隔山。

不一会儿的功夫,方州就听得昏昏欲睡。

他一瞥眼,发现小土豆正咬着笔,鼓着腮帮子,精致的眉头紧锁,一副绞尽脑汁的可爱模样。

“怎么啦?”

方州悄悄靠过去,看到小土豆在纸上写着零零碎碎的文字。

“你这是写什么呢?”他好奇问道。

闻言,陈晚柠精致的脸蛋顿时委屈成包子,可怜巴巴道:

“是学校的三行情诗大赛,我们班没人参加,就指派我去顶包......”

方州哑然失笑,对小土豆来说,徒手开榴莲都比徒手搓情诗容易。

也是难为孩子了。

“来来来,让我瞅瞅柠姐的大作。”

一听到“柠姐”两个字,小土豆大手一挥:“拿去欣赏吧”。

方州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小红说她放假去欢乐谷玩】

【但我不羡慕】

【因为方州会带我去】

方州忍俊不禁,心中却涌起淡淡的甜意。

小土豆今天扎了个好看的丸子头,方州伸手搓搓她头上的小丸子,笑吟吟地望着她。

“不许笑我,我知道写的不好。”

陈晚柠双手抱胸,气呼呼的,好像一只胀满气的小河豚。

方州却是摇头:“不,写得很好,只是需要有人帮你‘稍微’润色润色。”

小土豆不服:“you-can-you-up,no-can-no-bb!”

于是方州拿起笔,在小土豆三行情诗的旁边写到:

【月下有两个影子】

【一个是我的】

【另一个...也是我的】

陈晚柠凑上来瞄一眼,小脸上顿时泛起淡淡的绯红,耳根子也是红红的。

“不够,还要写,我们班要交的很多。”小土豆脸蛋红彤彤地说。

方州来者不拒,直接大手一挥,就差学范闲喊一句“拿酒来”。

可惜小土豆没有酒,她只有AD钙奶,用吸管戳穿了给方州喝。

方州嘬了一口,顿感诗兴大发,写到: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卿】

【日为朝,月为暮】

【卿为朝朝暮暮】

小土豆的脸蛋更红了,好像一颗半熟的红苹果。

“方州,我还要。”

陈晚柠歪着头,眼睛里是亮晶晶的色彩。

闻言,方州㕛嘬两口AD钙奶,提笔写到:

【螃蟹在剥我的壳,笔记本在写我】

【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

【而你在想我】

陈晚柠脑袋上冒出大大的问号,一脸的疑惑:“这首我都看不懂,不好。”

方州笑道:“看不懂就对了。”

这可是前世最出圈的三行情诗,光是方州看过的解读就有六种。


时间飞逝。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鏖战到后半夜。

“后半夜玩游戏的人太少,一局要等好久啊~~”

陈晚柠不满地瘪起小嘴,一副“就这”的表情。

方州打了个哈欠:“那要不换一个?”

“好啊,你会玩扣扣飞车吗?”

“必须会的,秋名山车神了解一下,我排水渠过弯贼溜。”

陈晚柠捂着小嘴,被方州逗笑了,36D笑得一颤一颤的。

她眼睛一瞥,看到方州放在桌子上的阿尔卑斯棒棒糖。

“那个,想吃。”

陈晚柠指了指棒棒糖。

方州不假思索,直接把整包递过去。

接棒棒糖时,女孩的发丝轻轻划过方州手背,痒痒的。

陈晚柠也察觉到这个略显暧昧的细节,不在意地轻轻甩开长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她心里却并不反感这个叫方州的男生。

陈晚柠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在男女之事上一直很有分寸感。

以她的颜值身材,根本不缺追求者,可至今为止,从来没人听说她收过哪个男生的礼物。

“秋名山车神,你怎么连个游戏角色都没有?”陈晚柠纳闷道。

进入扣扣飞车游戏时,方州才发现,这辈子自己还没玩过这游戏,账号都没注册。

“以前的号码没了,不碍事,我重新注册一个。”

方州胡扯一句,然后进入游戏注册流程。

接引动画结束后,香车女神“小橘子”的CG页面弹出来:

【请输入您的游戏昵称】

方州看了眼身旁笑靥如花的陈晚柠,打字输入:乌梅子酱。

你浅浅的微笑就像乌梅子酱~~~

“你名字后面加个酱字是什么意思?”

陈晚柠凑过来,好奇的问方州。

方州笑了下,说:“不管什么词儿,加个酱字会显得比较可爱真诚吧。”

陈晚柠沉思片刻,觉得有道理,于是把昵称改成:剁成肉酱。

“......”

方州的沉默震耳欲聋。

今晚,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了。

……

翌日,上午八点。

和煦的晨光洒满大地,万象更始,新的一天开始了。

方州神色萎靡地和陈晚柠并排走出网吧大门。

一夜的激情放纵后,方州感觉身体被掏空。

那种头重脚轻的感觉,网吧包过夜的同学,或者“一叶七刺”的男同胞们应该都懂。

反观陈晚柠,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或许和她十年跆拳道的身体素质有关。

“不行,从明天开始我就跑步锻炼,必须增强身体素质!”

方州心中暗暗发誓。

男人其他方面差点没关系,但身体一定要好,他爸说的。

路过早餐店,热气腾腾的包子顿时吸引了陈晚柠。

方州心领神会:“想吃什么,我请你。”

陈晚柠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

“1杯现磨豆浆,1个梅干菜包,1个豆沙包,还要1个香辣粉丝包。”

方州大声喊道:“老板,她说的来双份。”

五分钟后,两人嘴里叼着包子,手里捧着豆浆,肩并肩地走进金陵大学校门。

早晨的阳光洒在校园的林荫大道上,方州儒雅禁欲,陈晚柠性感清纯,两人并肩走着,顿时吸引不少同学的目光。

“这女生谁啊?身材也太哇塞了吧!”

“土木系的陈晚柠,你怎么连她都不认识?”

“她很有名吗?”

“新学期校花评选知道吧,这姑娘本来是预定的冠军了,结果她直接一脚把校外一个小混混踢进医院,校方怕影响不好连夜撤了她的票。”

“原来如此,我说她怎么好像比校花杨柳依、凌菲、苏幼雪还要好看些呢。”

“颜值气质其实各有特色,主要是这身材一骑绝尘。”

“你们男生真肤浅!身材就这么重要吗?”

“呵,关了灯你试试。”

听着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方州不由加快脚步。

陈晚柠见方州加速,嘴里叼着个小包子,也轻轻加快脚步跟上去。

好在她腿够长,一步抵得上普通女生两步,倒也不费劲。

很快,两人来到校园的梧桐大道。

开学刚一个月,正是各种社团招新的时候,道路两旁充斥着学长学姐的吆喝声,摆满了形形色z色的展示板。

然而这时。

方州忽然看到前方文学社招新处,一道白色倩影格外熟悉,碎花洋裙在风中摇曳。

苏幼雪?

她怎么在这儿!

这时,苏幼雪正好也看到了方州,一双美眸流露出惊异之色。

“方...方州?!”

她不可思议地喊道。

今天的方州仿佛换了一个人。

没有了锅盖头,没有了厚重的黑框眼镜,没有了老土的T恤裤衩。

取而代之的是白衬衫、直筒裤、纯色运动鞋,以及二八斜背的发型和无边框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净,阳光帅气。

再配合一米八六的身高,分分钟禁欲感拉满。

苏幼雪微微失神,她从来没想过,方州还有这样的一面。

就好像某个一直被她忽视的宝藏,突然哪天绽放了光芒。

方州原本想绕道走的,听到苏幼雪喊他名字,只好礼貌地点了下头,径直从苏幼雪面前走过。

“连声招呼都不跟我打吗?”

苏幼雪心中莫名有些失落。

可转念想到方州昨晚更新的空间说说,底气足了几分。

她小跑上来,拦在方州面前,下巴轻轻抬起,好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昨天的事情,你不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

方州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什么解释?”

“就你昨天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苏幼雪板着脸,理直气壮的质问。

“哦,忘了。”

“忘了?!”

苏幼雪蹙起秀气的眉头,一口银牙轻轻咬在一起。

余光微瞥,她这才发现方州身后,还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容颜娇美,甚至略压她一头。

或者说,两人各有千秋,苏幼雪是高冷淡雅,陈晚柠是性感清纯。

关键是身材。

苏幼雪看了眼对方沉甸甸的某处,自卑的低下头。

头一低,又看到对方比她腰还高的大长腿,又白又长,又直又Q弹,一看手感就很好。

这女孩她认识,土木系的陈晚柠,之前校花大赛因为把人踢进医院,而被学校紧急撤票的。

因为通宵打游戏,此时陈晚柠长发微微散开,衣服也略显凌乱。

方州更是顶着一双重重的黑眼圈,神色萎靡,两只手捂着后腰,一副被掏空的模样。

一瞬间,苏幼雪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

“你!你们昨晚不会......”

苏幼雪指了指他俩,惊讶地捂住小嘴。

前世,方州虽然是个万年童子鸡,但好在他虚心好学,电脑里的视频学习资料十分丰厚。

像什么avi、mp4、wmv、mpg、mov,他上网课的时候,各种老师的课程,全都逐帧学习过。

虽然实践经验缺乏,但理论经验....丰富的雅痞!

一看到苏幼雪的反应,就知道她想歪了。

方州连忙挥手解释道:“你千万不要误会啊,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就知道,就凭你......嗯?”

一听到前半句,苏幼雪也以为是自己误会了,毕竟眼前这个女孩子,在她看来都是极品。

这样的女孩能看得上方州?

所以方州一说“你千万不要误会”,苏幼雪心中隐隐有些得意。

然而,还没等她得意完,方州又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那连起来就是:千万不要误会,就是你想的那个样?

好家伙,你是生怕我没想歪、没误会是吧?

可看到方州那戏谑的表情,她知道,这家伙肯定在拿她开涮。

苏幼雪微恼道:“方州,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继续忙吧,我们就先撤了。”

方州摆摆手,拉起陈晚柠衣袖的一角就要走,陈晚柠乖巧地跟在他身后。

“你不许走,我没让你走你就不许走!”

苏幼雪冲上来,拦在他和陈晚柠之间。

苏幼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她并不觉得自己像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被方州冷淡后,发现自己其实喜欢对方,后悔不已,追夫火葬场。

她只是感觉不甘心。

你明明追了我那么久,凭什么说不追就不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