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挂名夫妻假戏真做全集小说推荐

挂名夫妻假戏真做全集小说推荐

司七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池恩宁楚黎川,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司七月”,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几个女生一阵尖叫,嚷着就是那三架战斗机,还有人掏出手机拍照。恩宁对这些不感兴趣,加紧工作尽量赶上昨天请假耽误的进程。下午时分,那三架战斗机居然又飞回来了,还是原来的路线,依旧从佛塔头顶飞过。女生们又是一阵尖叫,对着上空喊,“帅哥,飞来飞去没意思,下来认识一下。我们这里有很多美女!”飞机里的人当然听不见她们的声音,快速远去。......

主角:池恩宁楚黎川   更新:2024-02-15 14: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恩宁楚黎川的现代都市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全集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司七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挂名夫妻假戏真做》,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池恩宁楚黎川,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司七月”,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几个女生一阵尖叫,嚷着就是那三架战斗机,还有人掏出手机拍照。恩宁对这些不感兴趣,加紧工作尽量赶上昨天请假耽误的进程。下午时分,那三架战斗机居然又飞回来了,还是原来的路线,依旧从佛塔头顶飞过。女生们又是一阵尖叫,对着上空喊,“帅哥,飞来飞去没意思,下来认识一下。我们这里有很多美女!”飞机里的人当然听不见她们的声音,快速远去。......

《挂名夫妻假戏真做全集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楚黎川快速洗好碗,从欣欣手里接过拖把,又将地拖干净。

做完这一切,看向沙发上的恩宁,她居然睡着了!

楚黎川正要踢醒恩宁,欣欣对他“嘘”了一声,“妈妈最近休息不好,让她睡吧。”

“为什么休息不好?”楚黎川问。

“着急找男人结婚呀。”欣欣眨巴着大眼睛,用稚嫩的小奶音继续说,“找了好久,终于找到叔叔了。”

楚黎川皱起眉心,“找了多少人?”

欣欣掰着白嫩的手指头,摇摇头,“欣欣不会数,好多好多,每天都有。可是他们都嫌弃妈妈有小孩,妈妈很苦恼。”

楚黎川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拳头捏得隐隐作响。

“池,恩,宁。”

恩宁一个激灵从沙发弹坐起来,一把将欣欣捞入怀里,戒备地盯着楚黎川。

“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倒想问,你想干什么!”

恩宁抹了抹脸,清醒一些,“不好意思,睡着了。”

恩宁让欣欣回房间玩,对楚黎川客气的道谢,并言明天色不早了,他可以回去了。

楚黎川不想走,说他今天睡沙发。

“你的部队不是在云城吗?我帮你叫车。”

“退役了。”

“那你……今天从哪儿来?”

“帝都。”

“我帮你订票。”

“今天太累,不想坐车。”

“我给你找宾馆。”

“不干净。”

恩宁,“……”

这是被缠上了吗?

“我们只是挂名夫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合适。”恩宁实在不习惯留男人在家里过夜。

而五年前那件事后,她对男人发自心底的排斥。

“利用完我,就想将我一脚踢开?”楚黎川语气不悦。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以为,我想对你做什么吧?放心,我对你没感觉!”

楚黎川坐在沙发上,疲惫捏着眼角。

他今天很累,比通宵开国际会议还要累。

“你只能住一晚。”恩宁不好再执意撵人,拿了一床被子放在沙发上。

夜里,恩宁怎么都睡不着。

她起身将房门锁好,又觉不妥,拉开门看着隔壁女儿的房间,若有所思。

楚黎川将近190的身高,躺在一米七的沙发上,双脚搭在沙发扶手还长出一截。

他很不舒服,不断调换姿势。

“你睡我房间吧,我去欣欣房间。”恩宁说。

楚黎川也不客气,抱着被子走向恩宁房间。

在门口,他拦住进门拿被子的恩宁,问,“你找了多少男人结婚?”

恩宁有点尴尬,“找了几个。”

“最后为什么选我?”他居然不是第一顺位!

恩宁实话实说,“只有你答应我了。”

楚黎川,“……”

恩宁俯身,去床上拿自己被子。

她穿着宽松的T恤,长到膝盖,但她身材纤瘦,俯身时,可以从宽松的领口看到里面风光。

楚黎川急忙错开视线,干咳一声,态度变得有些恶劣。

“快点!”

恩宁看了看楚黎川,没说话,转身出门去了女儿房间,并锁好门。

楚黎川在恩宁房里找到一个上锁的抽屉。

他用一根细针,探入锁孔,不一会锁头打开。

里面有两本存折,两张银行卡,一些证件,还有一个日记本。

拿起来翻了翻,是恩宁的日记。

他不想偷窥别人隐私,将日记本丢回抽屉。

金表不在恩宁房间。

难道在欣欣房间?

恩宁这一夜睡得异常踏实,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她热了昨晚剩下的饭菜。

楚黎川却说隔夜饭不健康,带欣欣出门吃早餐去了。

等楚黎川带着包子米粥和小菜回来,恩宁已经吃完早餐在洗碗。

楚黎川不知道在气什么,拉开冰箱倒掉所有剩菜,并警告恩宁以后不许再吃隔夜饭。

接着,他又补充道,“我是因为欣欣,她还小,在长身体!”

恩宁撇撇嘴,没理他,心下腹诽楚黎川穷讲究。

“午餐有着落了,谢谢你。”恩宁将包子米粥放入挎包。

楚黎川唇角动了动。

恩宁不顾惜自己身体,和他有什么关系!

恩宁拎着书包,在玄关换鞋,想到什么,对杵在客厅的高大男人说。

“你今天应该回去了吧?我就不给你留钥匙了。”

楚黎川知道恩宁对自己心存戒备,冷脸目送母女俩出门后,慢步走向欣欣房间。

金表居然也不在欣欣房间!

楚黎川搜遍整间屋子,仍然没有找到金表。

那女人到底将金表藏哪里了?

这时,林放的电话打了进来,“BOSS,今天有个重要会议,我们得回帝都。”

*

恩宁是做墙绘的,在云城小有名气。

她去工作室带上颜料,换上工作服,骑车前往云城楞严寺。

最近寺庙翻修,工作量很大,还需要登高。

恩宁站在一百多米高的脚手架上,即便系了好几根安全绳,还是觉得摇摇欲坠。

她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开始干活。

她雇的几个美院大学生陆续上工,一边画画一边讨论昨天云城出现三架战斗机,上了同城热搜。

“就停在体育广场的操场上,我还去拍了视频!”一个女生说。

“我有看到原视频,好多黑衣人从飞机上下来,那场面酷屁了!尤其为首的男人,配上BGM,比影视大片还带感!”又一个女生说。

“是啊是啊,他好帅好酷,只是好可惜,画面不太清晰……我好想认识他!”

女生们叽叽喳喳,都在说那个男人多帅,多有气质,多让人怦然心动,活脱脱亿万少女的梦中情人。

“恩宁姐,你看了吗?是不是好帅?”一个女生兴奋问恩宁,想将认真干活的恩宁,一起拉入迷妹阵营。

恩宁笑了笑,“我很少刷短视频,没时间!”

“恩宁姐,你不过比我们大一两岁,别活的那么老气横秋嘛!年轻人哪有不刷短视频的……”

这时,天空传来螺旋桨的声音,三架直升飞机速度极快,在佛塔上空呼啸而过。

几个女生一阵尖叫,嚷着就是那三架战斗机,还有人掏出手机拍照。

恩宁对这些不感兴趣,加紧工作尽量赶上昨天请假耽误的进程。

下午时分,那三架战斗机居然又飞回来了,还是原来的路线,依旧从佛塔头顶飞过。

女生们又是一阵尖叫,对着上空喊,“帅哥,飞来飞去没意思,下来认识一下。我们这里有很多美女!”

飞机里的人当然听不见她们的声音,快速远去。

恩宁一直画到晚上七点,夕阳西下才收工。

她今天很累,在上面吊了一天,骨头都软绵绵的。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从包里掏出钥匙,惊讶发现,面前是一把高级密码锁。

难道她走错单元了?

可门口半圆形红色脚垫,上面“恭喜发财”几个大字,还是她亲自画上去的。

这就是她家啊!

恩宁吓坏了,不住敲门喊欣欣,“欣欣,你在家吗?妈妈回来了!”


“我已经录音了,我会将你说的话,原封不动放给一鸣听,让他知道,你有多无情。”

“无所谓。”恩宁转身走向还在啜泣的李想,楚蔓可不甘心地追上来。

“我和一鸣都等着看,你和你老公能恩爱多久!贫困夫妻百事衰,你们长久不了!”

“你们会失望的,我们会长长久久在一起!”恩宁语气坚决,不再理会楚蔓可,轻声问李想受了什么委屈。

李想和两个女同学都不想说,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恩宁问了许久,李想才委屈地小声说,“恩宁姐,我不想因为我,害得同学们和你丢掉工作。我家境不好,我出来兼职是为了赚学费。我不想得罪那个人!”

“受了委屈就要说出来!不然就是纵容欺负你的人。”

在恩宁的再三追问下,李想才抽抽噎噎低声说出实情。

原来张总今早趁着大家还没上工,只有李想来的早,喊她去办公室,对她动手动脚,还摸了她的胸。

恩宁听后,气得浑身发抖。

之前张总对她手脚不老实,被她呵斥后,有所收敛。

现在居然将魔掌伸向一个学生!

恩宁要带李想去找张总理论,李想不敢去。

“恩宁姐,还是算了,得罪张总,日后我们还怎么接活啊!再说,张总也不会承认,搞不好还会说是我勾引他!”

恩宁看了一眼凑上来看热闹的楚蔓可,有了主意,小声在李想耳边说了什么,打开手机录音。

“太过分了,我跟你们一起去!”楚蔓可气愤说,“我最看不好,那些利用职务之便欺负女下属的臭男人!”

张总五十多岁,秃顶,啤酒肚,正抱着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坐在办公椅上悠哉悠哉喝水。

面对恩宁的质问,张总不紧不慢说,“你们这群女孩子,不好好工作,居然冤枉我!”

这种事,张总怎么可能承认。

“想告我?好啊,你们有证据吗?呵呵!”

恩宁对李想使个眼色,李想按照恩宁之前的交代,撕开上衣拉链,哭着说,“恩宁姐,就是他,想要……想要强我,幸亏我奋力反抗,逃了出去!呜呜……”

“张总,强未遂,可是犯罪!要坐牢的。”恩宁说着,慢悠悠弄乱李想的头发。

张总急了,指着她们怒声说,“臭丫头!别胡说!谁强她了!我就是摸了她的胸一下,说挺大,我可没做别的!”

恩宁轻笑一声,拿出手机,关闭录音,“张总,这可是你亲口承认的,我现在有证据了!”

接着,恩宁一字一字,字字有力。

“猥亵,也是犯罪。”

“你!”张总气得脸色铁青,指着恩宁咬牙切齿。

“池恩宁,你阴我!”

“现在立刻向李想道歉!并且保证,从今以后不会再用你的咸猪手玷污女学生!”

“池恩宁,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吗?要不报警,找警察说说,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恩宁说。

“好啊,你报警!”张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一旁的楚蔓可当即拿出手机,“好!报警!”

恩宁拦住楚蔓可,气得楚蔓可直瞪眼,“你的学生被欺负,你不报警,还想包庇他?你们不会是一伙的吧?”

恩宁没理楚蔓可,继续对张总说,“张总,若不道歉,我可不保证,这段录音,会不会出现在你老婆的手机里。”

恩宁说着,找出张总老婆微信。

“池恩宁,你怎么有我老婆微信!”张总慌了。

“听说张总怕老婆,我便找人要了微信。张总在包工圈子里的名声属实不太好,我总要有个能自保的筹码!”

“你!”张总气得浑身发抖。


“不顺路。”

恩宁见楚黎川站在原地看着她,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问道,“你还有事吗?”

楚黎川迟疑几秒,道,“早上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

恩宁差点笑了,“什么叫你不会放在心上?明明应该是我不用放在心上好吗?”

“结婚时,我说过,不要对我动任何不该有的念头,我不会喜欢上任何女人!”楚黎川单手插在西裤口袋内,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恩宁。

恩宁被刺激到了,“楚先生,你有总裁病吧?全天下的女人都对你有所图?”

真是莫名其妙!

被人强吻,反被人冤枉!

“难道不是吗?”楚黎川不屑地哼了声。

他仔细想了一早上。

以他的自控力,不可能接连失控,一定是恩宁对他做了什么!

至于恩宁如何做的,应该是这段时间接触,吃准他不喜欢搔首弄姿的狐媚女人,便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影响他。

以至于,他在不知不觉中被勾引都不知道,才会出现身体脱离理智操控的情况。

“楚黎川!是你主动吻我!两次都是!你反倒怪到我头上!你就没有考虑过,是你的问题吗?”

“我能有什么问题?”楚黎川从不觉得,问题出在他这里。

他一直对恩宁有所防备,不可能出任何问题。

“你不会对我动心了吧?”恩宁问。

“怎么可能!”楚黎川尾音上挑,透着嘲讽。

恩宁逼近一步,定定看着楚黎川那双深冷的黑眸,一字一顿说,“楚先生,现在应该是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对我动不该有的念头!请你和我保持距离,不要再对我有任何亲密举动。”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这里还有别人吗?”

楚黎川好笑了,“就算两次都是我,我们现在是夫妻,有点亲密举动很正常!那是身为丈夫对妻子应该做的事。”

“还有七天,我们就会划清界限!这七天,请你忘记你是我的丈夫,只当我们是陌生人!也请你端正姿态,不要再用有色眼镜看我!”

恩宁是真的生气了,话也说得难听。

“要说我图你什么,不过是最开始图你单身,图你能和我领证,至于其他,从来没想过!再说,你身上除了一张脸很养眼,没什么值得我图的!”

恩宁说完,就要骑电动车离开。

池安开着一辆白色大众进入小区,看到他们停好车,下车将一把车钥匙递给楚黎川。

“黎川,宁宁,你们结婚,哥没什么送你们的!我见黎川出入一直打车,今早去车行提了一辆车,送给你们当新婚礼物。”

“你们现在过日子,没有房子,总要有辆车。”

池安看看楚黎川和恩宁,见他们脸色都不好,问,“你们吵架了?”

恩宁急忙攒足笑容,“我们没有吵架!是不是老公?”

恩宁悄悄对楚黎川眨眨眼睛。

楚黎川还在气头上,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数落过,但在池安的注视下,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我们很好。”

“没吵架就好,夫妻之间不能总吵架,影响感情。”池安将车钥匙塞在楚黎川手里。

“黎川,我不会说客套话,这是我给你和宁宁的一番心意,不要和我推辞!我去看欣欣了。”

池安半点不给楚黎川拒绝的机会,一瘸一拐走入单元门。

楚黎川将车钥匙递给恩宁,“还给你哥。”

“我哥送你的,你就收着吧。”接着,恩宁又说,“我也想过,我们离婚后,送你点什么!这辆车,算是给你的补偿,也算是感谢你对欣欣的好。”


“阿姨来了!天都黑了,怎么不住下?开车走那么远,多不安全。”

“是宁宁啊!呵呵,一个来小时的车程,不算远!”何母急忙将礼盒往车上塞。

这么好的高级血燕和人参等补品,她这辈子都没见过,生怕被恩宁抢回去。

恩宁依旧笑意迎人,“嫂子也不早说,这些补品是拿给阿姨送亲家母!还说她自己吃,若早点告诉我,我肯定亲自给阿姨送过去!”

接着,恩宁又抱歉说,“阿姨,这些补品是我老公送给我妈的!这一下子转了好几手,阿姨可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何母讪讪笑着。

何月翻了个白眼,“恩宁,你回来做什么?”

“嫂子,你说什么呢?”恩宁依然面带微笑,“这里也是我家,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回来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

何月有火发不出,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那倒是,你可要多回来几趟。家里活多,你也多帮帮忙。”

何磊终于搬完东西,一把关上后备箱,看了恩宁一眼,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小声和何月说。

“姐,没有房子,人家不肯嫁给我!这婚要是结不成,我就和你闹。”

“好了,知道了,开车慢点。”

车子开走了,恩宁转身进门。

何月跟着恩宁,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我妈和我弟不就是拿了点东西,你至于甩脸色吗?这个家没有我直播,超市早黄了!”

不等恩宁说话,顾若妍先怒了,“要点脸,池安人气比你高多了!你现在的热度,都是和池安在一起蹭来的!”

“我们是夫妻,经营夫妻号,谁蹭谁热度?”何月恼了,和顾若妍吵了起来。

“谁蹭热度,谁心里清楚!夫妻过日子,是要同心协力,而你呢?一心只为娘家!你把整个超市搬你娘家去算了!”

“我父母把我养大,我对他们孝顺点怎么了?”

“孝顺也要有个度!你想当你父母的孝顺女儿,你自己去当,别搬别人家的东西!”

“若妍。”恩宁对顾若妍轻轻摇摇头,拉着顾若妍去了曹绘莲的房间。

恩宁从衣柜里,找到池风换季的夏季衣服,装入背包里。

顾若妍还在生气,恩宁抱了抱她,“好了啦!我知道你是为我哥抱不平,她怀着身孕,和她吵不出来结果。”

“也是,你哥都不说话,我们和她吵有什么用!”顾若妍想想就生气,“池安是被她洗脑了吗?怎么什么事都不吭声!”

恩宁拎着背包往外走,被何月拦住。

“最近家里遭贼,你打开背包,让我检查检查。”

“都是小风的衣服!”恩宁不高兴了,脸色冷了下来。

何月这是拿她当贼了!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都是小风的东西!你不心虚,就让我检查!证明家里进的贼不是你!”何月一手拽着背包,非要拉开拉链检查。

恩宁打开背包,将里面叠得规整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又打开自己的包,将东西全部倒出来。

何月见什么都没有,语气缓和了些,“恩宁,你也别怪嫂子!最近接连几天,家里晚上监控被人莫名其妙关掉,东西也被翻的到处都是,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对方对家里特别熟,嫂子不得不怀疑是家贼。”

恩宁不说话,将东西一样一样放回包里。

何月扬唇笑了声,说道,“恩宁,当初你说,不会要家里一分财产,你老公帮忙多要的两套房,你应该也不会要吧?”

“恩宁老公帮忙要的房子,凭什么没有恩宁的份?!”顾若妍控制不住小宇宙,要爆发了。


“听说,女方不但给了十来万的陪嫁,还送了一辆车!这不是明摆着吃软饭吗?”楚蔓可拍着心口,深呼吸。

“这女人也是傻,说什么会和她老公长长久久在一起,谁都不能将他们分开!我真是,要被气死了!”

楚黎川漫不经心听着,握着水杯啜了一口,“或许他们是真爱吧?”

“哥,你不是也当过兵吗?说是那个男人也是当兵的,你帮我查一下他的资料,看看什么职务,工资多少,人品如何?”楚蔓可说。

“叫什么名字?”楚黎川放下水杯。

楚蔓可摇摇头,“男人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女人,叫池恩宁。”

话音未落,楚蔓可明显感觉到周遭空气凝固,气温直线下降。

她怔怔看着楚黎川,只见他俊脸紧绷,目光阴沉,似蒙上一层寒霜。

“哥……你怎么了?”

“你和池恩宁什么关系?”楚黎川语气低冷,透着探究,让楚蔓可的心头倏地一紧。

虽然楚黎川平时很宠她,但她还是很怵楚黎川,声音也低了下去,“她是我朋友追求的对象,我跟她不熟,只是今天见了一面。”

“你见她做什么?”楚黎川盯着楚蔓可,不确定楚蔓可对恩宁到底知道多少?

还是说,楚蔓可已经知道恩宁和他结婚,在故意旁敲侧击?

楚蔓可心下害怕,赶忙如实招来,“就是想劝她和我朋友在一起,我没想到她是真结婚了,还以为她故意气我朋友。”

“哪个朋友?”楚黎川的声音更冷了,让楚蔓可打了一个寒战。

“就是……就是在旅游圈认识的朋友,经常一起出国旅游。”

楚蔓可见楚黎川的脸色愈发不好,急忙解释,“哥,你不要生气,我没有乱交朋友,我和他就是普通朋友。”

“他平时在旅途中很照顾我,人很热情,也挺真诚,不是什么坏人!他是云城沈氏集团的太子爷,叫沈一鸣。”

整个雅间的气氛变得死寂一片,落针可闻。

“你和那个女人聊什么了?”楚黎川很想知道,恩宁对沈一鸣是什么态度?是否真如表现出来的那么绝情?

她现在是他老婆,他不希望她心里还念着旁的男人。

“也没聊什么!就是问她……算了,我录音了,我放给你听。”

楚蔓可打开录音笔。

楚黎川听见恩宁掷地有声说,会和他长长久久在一起,紧抿的唇角不自觉上扬。

转瞬,他又将这抹笑意压了下去。

那个女人果然不想和他离婚,打算一辈子纠缠他!

楚蔓可见楚黎川的脸色有所好转,心下松口气,将今天恩宁智斗张总的事原封不动说了一遍。

“说她傻吧,她又很机智,处事临危不乱。说她不傻吧,在她老公这件事上,简直智商为零!”

“不过,她挺刚的,我喜欢!将那个老渣男气得脸都变形了!哈哈哈……若没有沈一鸣夹在中间,我倒是很想和她做朋友。”

楚黎川瞥了楚蔓可一眼,问,“你听谁说,那个孩子是沈一鸣的?”

“沈一鸣自己说的!”

“他知道?”

楚蔓可觉得楚黎川这话有点奇怪,又不知哪里奇怪,“他的孩子,他能不知道吗?这事还能有假?”

楚黎川微微挑眉,语气透着不悦,但还算有耐心地继续试探问。

“那你没听沈一鸣说,池恩宁为何抵死不和他在一起?”

“他说他们之间有误会,别的没多说!不过我看池恩宁对沈一鸣的态度十分痛恨!”

楚黎川没再多问,简单吃了几口,起身要走,被楚蔓可叫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