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去读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霸总带娃追妻

霸总带娃追妻

又见胡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又丑又傻的夏子君终于有人要了,可还为订婚竟被爆出未婚先孕的消息,退婚成为全城笑柄;就连家人都不要她,赶她出门,临走前她发誓有朝一日,定然要光鲜亮丽的归来。夏子君在五年后逆袭成白富美强势归来,实施复仇计划,有朝一日她定然要亲眼看到仇人的下场。

主角:夏子君,易云深   更新:2022-07-15 21: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子君,易云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总带娃追妻》,由网络作家“又见胡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又丑又傻的夏子君终于有人要了,可还为订婚竟被爆出未婚先孕的消息,退婚成为全城笑柄;就连家人都不要她,赶她出门,临走前她发誓有朝一日,定然要光鲜亮丽的归来。夏子君在五年后逆袭成白富美强势归来,实施复仇计划,有朝一日她定然要亲眼看到仇人的下场。

《霸总带娃追妻》精彩片段

“贱人,竟然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我们退婚!”

“盛鑫,我没有......爸爸妈妈,你们相信我!”

“滚!我们没有你这种丢人的女儿!”

女人的哭声,周围的咒骂声,陌生的记忆如潮水涌进脑海里......

破旧小屋里,沙发上的夏子君猛然惊醒过来!

看着狭窄的房间,皱了皱眉,抬手揉着发胀的额头,来到卫生间的镜子前。

镜子中的女孩儿脸色苍白,挺着箩筐大的肚子,身材因为怀孕极度变形,却掩不住五官精致。

夏子君看着镜子里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和额头上那块指甲盖大小的胎记愣了好一会,忽然嘴唇轻轻的勾了勾。

两年,她终于回来了!

两年前,她刚被夏家认领回来,就悲催的出了车祸,人没死透,身体却被穿越女强行夺去。

穿越女用她的身体回到夏家,成了夏家大小姐,却不顾家人反对进了娱乐圈兴风作浪,嚣张跋扈,不断惹祸,最后居然为了被未婚夫陆少陆盛鑫看得上,去爬人家的床,结果爬错了,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

未婚先孕,陆家要解除婚约,穿越女非说自己怀的是陆盛鑫的孩子,不肯去医院打掉,于是夏家人就把她丢在这个破出租屋来,只留一个保姆许妈照顾她,等孩子生下来跟陆盛鑫做DNA鉴定。

狗系统虽然铁面无私,但好在说话算数。

穿梭灵异各界,漂白无数恶毒女配,总算完成任务,今天如期归来,夺回自己的身体。

看着镜子中肚大如箩的自己,夏子君微微蹙眉,肚子里的孩子,算狗系统给的奖励么?

洗了手转身,却因地面太滑,一跤摔在卫生间的地板上。

“咚!”

摔倒的声响惊动了厨房里做饭的人,许妈急急忙忙跑过来把她扶起,当看到她的裙子上已经见红时,当即惊慌失措起来。

“这才八个月,怎么就要生了,这地方距离镇上这么远,这下该怎么办——”

许妈焦急的在房间转来转去,手足无措的打电话,“太太,大小姐就要生了,这边没有医生啊......”

“着急啥,不就生个孩子,大惊小怪的。”

电话里传来中年女人不耐烦的声音:“行了,我等下就过来,不要打120,就在家里等着。”

“太太,这可是生孩子,太太.......”电话里传来笃笃笃的声音。

许妈绝望的哭诉,夏子君却在她的身后坐起身,将枕头和被子都垫在身下,做了个临时产房。

“呜呜呜,夏夫人是怎么想的啊,居然不让打120,不让送医院,说她马上赶过来,你这马上要生了,我该怎么办啊?”

想到夏子君的处境,许妈又忍不住抹起眼泪,嘴里继续碎碎念。

“许妈。”

夏子君脸色苍白地靠坐在自己临时搭的产床上,努力适应肚子的抽搐痛,“我应该是要生了,现在靠不到别人了,我要自己生。”

许妈听着这话,更慌了,“你你你.......夏小姐,这生孩子可不是小事儿,你可不要乱来啊!”

肚子痛得越来越厉害,夏子君深呼吸一口气,“许妈,你相信我吗?”

她淡定的仿佛生孩子的不是自己。

许妈怔住,总觉得大小姐和之前不大一样了。

看她冷静下来,夏子君也不再犹豫,迅速吩咐起来“热水器打开,先放一澡盆热水,酒精找出来,把剪刀消毒,等下剪脐带要用......”

一个小时后

“哇嗯哇嗯.......”孩子清亮的声音在简陋的房间里响起。

“夏小姐,是个男孩.......”

许妈惊喜地说着。

夏子君脸上也带了点笑意,虽然肚子还在抽疼,但是看到小家伙平安出来,辛苦也值了。

然而不等她抱抱孩子,门口就传来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哇,是个男孩啊,可那又怎样呢,还不是个野种!”

许妈回头,看着走进来的夏若欣,当即怔了怔:“.......二小姐,怎么是你过来?”

“是我怎么了?孩子给我!”

夏若欣一把从许妈手里抢过刚包好的孩子,看着满头大汗,头发凌乱的夏子君讥讽出声:“不说是盛鑫哥的孩子吗?我现在就抱去验DNA。”

刚生了孩子的夏子君虚弱得无法动弹,眼睛死死盯着夏若欣,“孩子给我!”

夏若欣见此,轻佻的道:“姐,这可是证明你清白的机会哦。”

说完,她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有了这个孩子,她还愁在娱乐圈没有资源吗?

“夏小姐,你不能把孩子抱走啊!”见夏若欣真把孩子抱走,许妈紧跟着追出去,只是刚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夏子君的咬着牙齿的声音——

“啊——”

许妈惊讶地后头,却发现夏子君的肚子里,竟然还有一个!

.......

五年后

一架来自F国的飞机递到滨城。

“妈咪,已经到了,我们该下飞机了。”

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拉掉眼罩,对上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里面全都是自己的影子。

夏煜熠长得特别精致,看上去恍如女孩子一般漂亮,他睁大一双黑珍珠似的大眼睛望着夏子君:“妈咪,我们这次回国是寻找爹地的吗?”

夏子君伸了个懒腰才站起来,淡淡的应着:“跟你说多少次了,你没有爹地。”

夏煜熠小大人般的叹息了声:“妈咪,跟你说多少次了,我已经五岁了,不是三岁的小宝宝,是个人都有爸爸,我怎么可能没有爸爸呢。”

“.....”

夏子君没说话,她把大卷发用橡皮筋在后面扎了个马尾,精致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漆黑清亮的大眼睛,挺巧的鼻梁下是红润的嘴唇,高挑纤细的身材让她显得特别耀眼。

夏子君提着挎包在前面走,夏煜熠跟在她后面继续嘟嘟着:“不是找爹地,那就是找哥哥对不对?”

哥哥.......

夏子君的星眸暗沉了下,闪过一道寒光。

当年,大儿子被抱走后,她想追,哪知道肚子疼的更加厉害,紧接着就生下了煜熠。

好在夏若欣离开后没有再回来,照顾她的许妈同情他们母子,也没把她还有一个孩子的事情告诉夏家,而她在身体稍微恢复后便即刻想办法去了国外。

这五年,她在国外发展自己的事业,同时也暗地里找人调查陆家,却没发现陆家有几岁的孩子。

这次回国,明面上是回家处理和陆家的婚约。

可其实,她是要找自己另外一个孩子。

她希望,他还活在这个世上。


机场国际航班取行李处,夏煜熠围着旋转的输送轮跑来跑去。

“哎呀,怎么这么多黑色的皮箱啊,哪一个才是我们的呀?”

眼看一个黑色的皮箱吐出来,夏煜熠却没钻进人群,他追着输送带跑着,刚跑到皮箱跟前,突然见一只大手把那只皮箱提起。

“喂.......”夏煜熠刚要出声,抬头就看见提皮箱的年轻男子高大英俊又帅气。

吔,这脸,怎么跟他有点像大小版?

还没明白过来,帅哥的大手在他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下:“不让你跟姑姑先去车上等着吗?怎么还在这里磨蹭?”

姑姑?车上?

夏煜熠当即怔住,他没有姑姑啊?哪辆车上?

“赶紧出来,带你去善点吃饭。”

“我不......”正欲开口解释,身后的帅哥已经推着行李箱疾步朝出口走去。

夏煜熠望着远去的背影发怔,刚刚那人是谁?

善点?是吃饭的地方吗?

.......

善点,机场旁边云海酒店里的港式茶餐厅。

夏子君没想到,她去上个洗手间的功夫,儿子不仅把行李箱取好了,而且把用餐的地方都找好了。

“机场内就有餐厅啊,为何非要到机场附近的酒店来用餐?”

“听说这家餐厅的口碑好。”

夏煜熠的理由非常充分:“妈咪,我们既然回到华夏了,就要入乡随俗,这第一顿饭就要吃本帮菜呀。”

“善点是本帮菜吗?”夏子君疑惑的问。

“对呀,我已经打听过了,善点在滨城有十二家分店,云海酒店这家是第三家分店,也是距离机场最近的一家哦。”

走进善点,才发现是自助式的港式茶餐厅。

母子俩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还没等服务员把茶水和餐具送上,夏煜熠已经兴冲冲的跑去食物区取食物了。

“小朋友很可爱。”服务员送上茶水和餐具时夸了句。

“谢谢——”夏子君拿出手机扫码付了款,这才起身走向取餐区。

来到糕点区,夏子君见儿子拿着夹子犹豫不决,不知道拿什么好,于是便夹了一个马蹄糕和一个小米糕放他盘子里。

“马蹄是清热解暑的,小米是养胃的,你尝尝看。”

儿子睁着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望着她,眼里似乎有疑惑,然后温顺的应着:“.....好。”

夏子君乐了,夏煜熠很少这么听话过:“那快去座位吧,茶水已经倒好了,我去那边取个鲜虾肠。”

此时,夏煜熠端着餐盘正在蒸品区奋斗,太多的东西,看得他眼花缭乱,拿着夹子望着这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是这个也想拿那个也想拿。

易云深端着餐盘来到蒸品区,见儿子的托盘里堆得满满的,眉头当即皱起。

“不跟你说了吃多少拿多少吗?这么贪心做什么?等下吃不完就浪费了。”

说完,直接把他托盘里的一小碟凤爪给端了出去:“跟你说多少次了,凤爪不能吃。”

夏煜熠回头,看到身后的男人,这不是在机场取行李箱时遇到的那个人吗?

凤爪怎么就不能吃了?这不就是鸡脚吗?

还有,他一个陌生人凭什么管他?

于是,他又伸手要去端那盘凤爪,结果被易云深直接伸手给拦住了。

“够了,拿这么多了,赶紧回座位去,吃完了再来拿。”

夏煜熠:“......”

夏子君拿了食物回来,见儿子已经在座位上吃东西了,而他盘子里摆放着的食物全都是蒸品。

“我给你夹的马蹄糕和小米糕呢?你没要吗?”

夏煜熠正啃着蒸排骨,含混不清的点头:“嗯嗯。”

夏子君笑,儿子向来有主见,估计趁她走开又把她夹的食物退回去了。

易云深取了食物回来,见儿子坐在那吃东西,而他此时吃的却是马蹄糕和小米糕,他之前贪心拿的那些蒸菜全都不见了。

“不是说怕长胖不吃甜食吗?马蹄糕不甜?”

易鸿煊抬头看了眼父亲,语气淡漠的回答:“马蹄是清热解暑的,小米是养胃的。”

易云深:“......”五岁的儿子知道养生了。

用餐快结束时,夏子君去了一趟洗手间,而善点的洗手间设置在餐厅外边的酒店公用卫生间。

等她从洗手间回来,恰好看到一男人牵着夏煜熠下楼,她当即大惊,疾步追上去大声的喊着:“夏煜熠,夏煜熠,喂,你给我站住......”

牵了夏煜熠手的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牵着孩子朝门外走去。

夏子君急了,抬起脚就朝楼下跑,刚跑下楼梯,就听到身后传来稚嫩的声音。

“妈妈,我在餐厅里听到你在喊我。”

刚跑下楼的夏子君回头,就见儿子煜熠正迈着小短腿朝她走来。

她当即怔了怔,再看向酒店门口,早已经没有了那男人和那孩子的身影。

刚刚,是她眼花了?那不是她的煜熠,只是一个跟煜熠身高差不多,同样穿着航班赠送衣服的一个孩子而已。


麓湖半岛,临湖双拼别墅。

因为倒时差,夏子君睡的并不是很好,早上起来还在打着哈欠。

出门前把还在睡觉的儿子交给许妈,提上自己的包匆匆忙忙的出门。

走出别墅小区大门口才想起忘记带手机了,真是个糊涂蛋,于是又赶紧折返回去,跑进屋,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又急急忙忙的出门,却发现儿子身穿运动套装站在小花坛前,一双眼睛漆黑清亮。

儿子长的漂亮,五官极其精致,就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小王子一般。

在国外时,夏子君每次出门,儿子都会跟她来个临别前的吻别。

于是,她也没多想,习惯性的弯腰下去,双手捧着孩子的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熠宝,在家听许妈的话,等下给你带荔枝木的烧鹅回来。”夏子君的声线又柔和又有磁性。

儿子向来灵动的眸子呆了呆,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在她温柔的注视下机械的点了点头。

夏子君这才满意的拿着手机朝外边走去.

她们住的是双拼别墅中的西边一栋,夏子君直接走了,没有回头,所以她没注意到这时东边那栋别墅走出来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男人来到小男孩身边,眉头微微皱了下,对着那看向远处的孩子命令着:“小煊,还站这里干嘛,进屋去。”

五岁的易鸿煊盯着夏子君远去的背影。

刚刚那个漂亮的阿姨就是昨天在善点给他夹马蹄糕和小米糕的女人,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家门口遇到她了。

而且,漂亮阿姨捧着他头的手好好软好柔好细滑,还有那亲在他额头上的吻,让他觉得特别的亲切和温暖。

易家对继承人从来都要求严格,学习和生活都有严格的指标,一日三餐都是算了各种营养和卡路里的。

从来都遵循家里饮食安排的易鸿煊突然萌生了个强烈的念头:“我要吃荔枝木的烧鹅。”

易云深:“.......”

瞥了儿子一眼,伸手直接把他拎进房间去。

“昨晚已经破例让你吃了善点,荔枝木烧鹅,留到下次你表现好给奖励吧。”

“不——我今天就要吃荔枝木烧鹅!”

易云深直接把他丢给管家,然后拿了手机疾步走向自己的车,他事情多,哪里有空管他那么多格外的要求。

刚坐上车,开车的陈北便给他汇报:“128诊所把Angel诊金提高了十倍,我们还拍吗?”

易云深薄唇轻启,声音低沉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拍!”

只要她出诊,多高的价他都拍。

.........

上午十点,

夏子君赶到夏家。

因为夏老爷子病重,今天夏家人基本都在。

余新芝,夏父夏仁宽,还有坐在角落椅子里低头刷手机的夏若欣。

“爸,子君回来了。”老爷子旁边的夏仁宽低声道。

余新芝看着走进来的夏子君,抿了抿嘴唇,没吱声。

角落的夏若欣依然低头玩手机,头都没抬一下。

靠在床头的老爷子睁开眼睛看向夏子君,浑浊的眼眸瞬间盛满了喜悦的明亮。

“子君,你回来了,快过来我看看。”

夏仁宽看了眼夏子君,起身把位置让给她并叮嘱了句。

“好好跟爷爷说话,不要惹他生气。”

夏子君在夏仁宽的位置坐下来,看向老爷子的脸,眸光瞬间顿了下,然后伸手搭在了老爷子的手腕上。

夏家也就老爷子对她还不错。

“这五年在国外怎么样啊?”

夏老爷子看到她,好似都更有精神一些了,眉眼间显得特别的和蔼可亲。

“你一个人在国外漂着,这些年打给你的钱够不够花?你出国前不是学表演吗,现在学得怎样了?”

夏子君的手捏着老爷子的手腕,嘴上应着老爷子的话,看上去乖巧又懂事。

“嗯,在国外挺好的,谢谢爷爷,我已经毕业了。”

“哦,毕业了,毕业了好。”

老爷子看向她,抬手把她额前的头发撩开,发现胎记不见了,越发的喜欢得紧。

“你这模样,天生就是当明星的料子。”

说完,又看向夏仁宽:“那什么,前几天跟你说的,帮子君找个经纪人专门带她,你弄了没有?”

听到这一句,余新芝的脸色当即微微变了下,抿着唇,硬生生把话给咽下去。

“噗——”

坐在角落刷手机的夏若欣听到这句笑出声来。

“爷爷,娱乐圈是大染缸,但也不是垃圾回收站,子君五年前的丑事在圈子里早就传开了,而且她大专都才读一年,娱乐圈有她的一席之地吗?”

夏仁宽脸色当即一变:“若欣,怎么跟你姐说话呢?”

“怎么说话?实话实说呀。”

夏若欣耸耸肩:“虽然说五年前生的孩子扔了,但不代表她大肚子生孩子的事情没人.......”

“滚出去!”夏仁宽见老爷子变了脸色,即刻厉声呵斥着。

余新芝也怕事情闹大,赶紧用手把夏若欣拉了出去。

夏若欣并没走远,而是靠着门框站着,心里超级不爽。

从小到大,她就是这家里的千金小姐,爷爷惯着,爸爸妈妈宠着,而且还和陆盛鑫订下了婚约,多少人羡慕她夏家小姐的身份?

明明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偏偏中途冒出个夏子君来,还说是出生时就跟她抱错了,而她居然是个乡下村姑生的孩子?

好在夏家父母都舍不得她,虽然把夏子君接回来了,但并没有让她回乡下去。

而夏子君呢?

回到这个家就各种模仿她,见她考艺校她也要考艺校,而且还要抢她的婚约,说她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这婚约不属于她?

笑话,她和陆盛鑫从小青梅竹马,怎么可能让夏子君抢了去?

房间里,夏子君依然坐在老爷子床边,乖巧又温顺,不争不抢的样子,让夏老爷子心里稍微舒坦了些。

“爸,若欣也是一时冲动,没控制住脾气,你不要跟她计较。”余新芝给老爷子倒了杯温水,低声解释着。

老爷子对余新芝的话不置可否。

“我只不过让子君也进娱乐圈发展她就冲动,那子君要和陆少订婚,她岂不是更冲动?”

余新芝对老爷子的话大为震惊。

“爸,陆家不是同意让若欣代替子君和陆少的婚约了吗?”

夏老爷子对儿媳的话嗤之以鼻:“陆家同意了,你们问子君同意了吗?”

夏仁宽看向夏子君,直接切入主题:“子君,当年的事情你自己心里也有数,现在陆家同意让若欣代替你成为婚约的女主,你就把真正的夏家大小姐身份让给她,成全她和陆少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